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现情 > 最初的眷恋
《最初的眷恋》最新章节 最初的眷恋姜烟傅司眠全文阅读

最初的眷恋 六月雪

主角:姜烟傅司眠
主角是姜烟傅司眠的小说是《最初的眷恋》,它的作者是六月雪写的一现情类小说,文中的现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姜烟把自己的人生划分成两部分遇见傅司眠之前,和遇见傅司眠之后“这是一场交易,简而言之——你给我我想要....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06-04 16:59:36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一辆黑色悍马在岛上疾驰,朝着北城二环方向开去。

“姜烟小姐,这是你第一次回姜家,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我给你大致介绍一下家里的情况。”司机开口道。

“好,谢谢。”软糯清甜的嗓音在车后座响起,怯生生的,带着几分颤意。

司机朝着镜子里看了一眼,眸中闪过几分惋惜。

“以后你在姜家还有一个姐姐,叫姜欢欢,平时如果没什么事就尽量不要得罪她,明白吗?”

“是。”车后的人又道。

半晌,车后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我听说我有两个姐姐,另一个叫姜曼……”

“姜小姐,这话千万不能在姜家说!”司机抿了抿唇,“这个话题在姜家是禁忌,姜总也不喜欢人讨论的。”

“禁忌?”车后的人表情迅速冷了下去,随后笑意在眼底扬起,“是因为死了吗?”

嚓——

刹车声刺耳,惯性晃得两人往前狠狠一倾。

“谁告诉你的!”司机骇然转头,目光停在车后的人脸上。

巴掌大的小脸上遍布惊惧,显然被吓到了,一双凤眼尤其出彩,盈盈水光在眸中晃着,鼻翼玲珑,唇形也小巧,是标准的美人长相,浓淡皆宜。

“我……我听说的,大家都说姜曼姐姐死了,父亲才会把我从乡下接回去……”她低下头,惶恐不安地揪着衣摆,身上的牛仔外套已经洗得发白,裤子边缘也有磨毛的痕迹,一张脸却十分出众。

司机这才松了口气,重新发动了车子,“姜烟小姐,你别怕,姜总只是觉得你长大了,总是要接回来教养的。我也只是提醒提醒你,永远不要在姜家提起这些人。”

他说着,有些不忍地别开了头——半年前姜家出了件事,姜曼母女同时失踪死亡,尸体找到的时候已经在北城的河水里泡发了。不过那对母女向来活得连佣人都不如,所以这事便被草草盖下。

但姜曼的母亲天生一副绝色的皮囊,一直是姜总用在生意场上的情se工具,这事情整个姜家上下都知道,她这一死,总要有人替代这个角色,于是姜总便将主意打到了养在乡下的私生女——姜烟身上。

可怜这位小姐还以为自己是来享福的,这么柔柔弱弱的性子,今后要面对的人生该有多绝望……

“好,我知道了。谢谢您。”柔软的腔调再次响起。

“不用不用——到了,这一栋就是姜家,好看吧?”

车停了。

车后,姜烟缓缓抬眼,看着窗外熟悉的别墅,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惊惧和胆怯在那张精致的脸上迅速消退,转而代替的是彻骨的冷意和讥诮。

姜家……她生活了二十一年的地方,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她的气息,装满了她的屈辱、不甘和恨意,她等了三年才重新踏足。

太久了……实在太久了。

“好看。”嗓音飘忽,透着冷意。

“嘿嘿!”司机笑着,带着她往前走去,“姜总可是在装修上砸了重金!当然好看!这里是大厅,快,姜总他们在等你呢!”

姜烟的脚步一停,抬眼望向了二楼最角落的窗户——那房间她再熟悉不过。那是整个姜家最小,最脏的房间,由仓库改造而来,地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中间放着一张破床,供她和母亲蜷缩。

她蠕动着嘴唇,手指被捏到发红,眼底的冷意也在瞬间迸发,闭上眼仿佛还能听见母亲死前的嘶叫声在耳边不停不歇地响着……

她知道从这一刻起,她会讨回属于自己的每一样东西!会撕碎那些得意的笑脸,扒开伪善的人皮,再抽筋碎骨,血债血偿!她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报应,什么是偿还!

她姜曼——回来了。

“姜小姐?”司机转头,被姜烟的神情吓了一跳,但定睛一看又是那副天真烂漫的模样,不由得揉了揉眼。

“走吧。”姜烟轻声道。

司机立刻点头跟上。

两人脚步踏进大厅时,灯已经亮了,佣人端着盘子四处走动,沙发上坐着三人,听见声响都回过了头,朝着门外看了过来。

“姜总,姜小姐到了……”

“啊!”姜烟突然叫了一声,被阶梯一绊,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怎么回事?”继母叶柳珍反应极快,匆忙走上前拉人,“快起来快起来!”

“对不起……”姜烟慌张地抽回了手,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双手绞着自己的衣摆,“我不是故意的,我……”

大厅里一片沉寂,大理石台阶泛着冷光,暗绿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眉眼盈盈,神情惬意地盯着她,面容清丽,但神情是毫不掩饰的阴毒。

姜烟瞥了一眼,低下头时眼底已经有了几分幽深和晦暗,脑子里闪过一些破碎的画面。

上次见面,还是在游轮上。她双手被绑,姜欢欢一脚一脚地踹向她的肚子……

“一来就行了个大礼?乡下人就是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一个房子就能把你吓成这样?”姜欢欢的声音响起,带着清透的笑意。

“欢欢。”姜树恩开口,声音低沉,带着几分警告。

姜欢欢撇了撇嘴,伸手绕着自己指尖上的羽毛手饰,转头上上下下打量起姜烟,越打量便越是心底轻嗤。

这不就是个土包子吗?衣服也不知道穿几年了,全身的小家子气,站那儿大气都不敢喘,亏她还以为要来个什么厉害角色!

叶柳珍斜眼,也松了口气——早年姜树恩处处留情,这个私生女被她各种借口压着才没来姜家,看样子也是个唯唯诺诺的性子,比姜曼还要软弱几分。

这就好办了,只要好拿捏,以后便是姜家的第二个ji女,除了碍眼点,也不会有其他的烦心事。

“过来。”姜树恩开了口,国字脸显得十分稳重,但一双浑浊的眼睛却透着戾气和阴冷。

姜烟抿唇,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动作看得姜欢欢再次发笑。

“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姜树恩打量着她道。

“这样?”姜烟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眸光中雾气腾腾,泛动着水光。

姜欢欢瞬间没了声音,将身子一转,认真凝视着姜烟的脸,眼神冷了冷。

竟然长得这么好看?从前她就比不上姜曼,没想到死了一个姜曼,来了一个姜烟,这脸还比姜曼更加精致!

“这是我最好的衣服了……”姜烟抿唇,“舍不得穿,大场合,才穿。”

她说话磕磕巴巴,还带着乡音,纵然一张脸是绝色,一开口也显得普通了很多。

“行了,待会儿去换套衣服。”姜树恩道。

“就是,传出去还以为我们姜家多苛待她呢!”姜欢欢也接了嘴。

“欢欢,别乱说。”叶柳珍温柔的嗓音接着响起,随后一顿,对着姜树恩道:“明天我给她添置点衣服,欢欢说得也没错,传出去别人会觉得你常年亏待了她。不过我记得寄到乡下的钱一直都是足够的,怎么连衣服都……”

她话头一顿,但这一句就足够让姜树恩警醒了。

他一直都按时打钱,按理来说姜烟在乡下不会过得不好,今天却特地穿着这样一身衣服上门,是无心,还是有意?

姜树恩眼神变了。

姜烟头一低,抿唇道:“钱都省着念书上学,没有乱花……存着呢。”

“衣服都不舍得买,也太抠了!”姜欢欢冷笑一声。

叶柳珍立刻转头使了个眼色,姜欢欢这才闭嘴,没有接着往下说。

“天天就是买衣服买衣服……上个月的信用卡账单已经来了,你又花了十几万!”姜树恩皱着眉头道:“现在你妹妹来了,正好,你也该学学怎么节俭。这么大的人了什么时候能懂事!”

“我和她学?”姜欢欢站了起来,咬牙笑出声,嗓音瞬间柔和了不少,“是,是该和妹妹学一学。”说着她朝着姜烟迈步,笑意盈盈。

姜烟身子一缩,颤抖起来。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房间。”

“谢,谢谢姐姐……”

“客气什么,我们可是亲姐妹!”姜欢欢笑着将姜烟的手臂一拽,朝着茶几的方向拉去。

姜烟眼神一瞟,目光瞬间冷了下来——那方向就是茶几的边缘,十分锋利,这一推搡势必要撞上,姜欢欢就是使出全力将她往那边拽的!

下一秒,姜烟松开手,往前面一个踉跄,尖叫一声,慌张地扯住了姜欢欢的裙摆。

“啊!”

两声尖叫同时响起,姜烟的力道更大,直接将人往茶几上一掼,自己也跌落在一旁,痛得抽泣起来。

“妈!妈!好痛!”姜欢欢嘶吼着捂住了自己的脸,从茶几上挣扎着转身。

叶柳珍也吓了一跳,赶忙上前,“天呐!怎么磕成这样!快叫医生!叫医生!”

“摔伤了?”姜树恩也皱眉看了过来。

姜欢欢按着伤口,但血液已经从额头涌了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滴落,歇斯底里地叫着:“痛死我了!她是故意的!贱-人!”

“我,我我不是……”姜烟手足无措地坐在地上,满脸苍白,恐惧地瞪大双眼,不住摇头,“对不起,我不知道……”

“欢欢,别胡闹。”姜树恩沉声道。

“爸!是她把我拉过去的!”姜欢欢疯狂地拍着地面,低头又看见了自己破裂的裙摆,尖叫声更大了,“我的裙子!这个月才上的新款!我他妈弄死你!”

“欢欢!住手!”叶柳珍假意尖叫,捂住了嘴。

姜欢欢已经朝着姜烟扑过去了,抬手便扯住了她的头发,往后一拽,握拳要打。

“呜哇……”姜烟先一步哭出声,在场所有人都是耳膜一震。

“我想回家——”姜烟拖着哭腔,几乎抽噎过,“我不是故意的!我……我要回家……”

姜欢欢一愣,管家立刻上前将人给拖开了,但姜烟的哭声却越来越响,越来越大。

姜树恩心中松动片刻,也被这声音哭得软了几分——也就是现在他才意识到一件事,姜烟才十八岁。她从小被放在乡下长大,母亲早亡,剩下一个奶妈照顾她,他也只当自己没有过这个女儿。如果不是姜曼母女突然死亡,他又得知这个私生女现在出落得水灵,恐怕姜烟这辈子都要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度过。

想到这里,姜树恩更加烦躁几分。

“你装什么装!还哭上了?我撕烂你的嘴!看你怎么哭!”姜欢欢这才反应过来,挣扎着上前又要打。

“姜欢欢!”姜树恩低声叫了一句。

姜欢欢一愣,吓得回头看向姜树恩,叶柳珍也惊讶地挑了挑眉。

平日里姜树恩从不会对姜欢欢大声,他虽然在商场上手段狠辣,但这辈子唯一宠爱的便是姜欢欢这个女儿。

“爸……”姜欢欢迟钝地张了张嘴。

“刚才我看得清清楚楚,是你过去推的她!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正经事情不做,心思都花在怎么对付别人身上!”姜树恩站了起来,“行了!管家!”

管家立刻应声,面色惶恐。

“把二小姐带下去换洗,再买几套合适的衣服和护肤品!”姜树恩道。

“是!”

姜烟抽抽噎噎地走了,姜欢欢和叶柳珍还处在震动中没有回神,再抬眼客厅也只剩下了两人。

“二小姐……啧,现在好了,人家真成了小姐。”叶柳珍冷眼坐了下来,“你怎么不知道收收你的脾气?”

“她是装的!你看看她那样子!推我的时候就是故意的!角度都调好了!”姜烟吼了起来:“爸看不出来,你还看不出来吗!”

“她在乡下生活了十八年,能有什么见识?要真是装的迟早也会露馅,倒是你,今天太心急了。”叶柳珍皱眉。

“你!”姜欢欢咬牙,深吸了口气,“行,都不信我是吧……”

她抬手拿出手机,迅速发了几条消息。

“你又闹什么?”叶柳珍斜眼,“别太过了,她第一天来,以后就是我们姜家的招财树,你爸不会让你动她。”

“她不是第一天来吗?自然是要送点见面礼啊!”姜欢欢瞪着眼道,“反正她迟早要伺候男人的,就提前帮她破个瓜呗。你看看父亲对她的态度,说不定一时心软,到时候谁被送去做那个摇钱树还说不定呢!”

叶柳珍心里一惊,眼神微动。

姜欢欢眯眼,又拿起手机道:“准备好了吗?半小时之后上来。”

小说《最初的眷恋》 第1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