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仙侠 > 长生仙箓
《长生仙箓》最新章节 长生仙箓顾长生严无名全文阅读

长生仙箓 绉浮觞

主角:顾长生严无名
主角是顾长生严无名的小说是《长生仙箓》,它的作者是绉浮觞写的一仙侠类小说,文中的仙侠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就是一篇普普通通,升级打怪的修仙文。1.女主的人设蠢、蠢、蠢2.成长文,慢热。第三卷后才会有挂接受不....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07-21 16:13:0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天刚微亮,顾长生拿着木盘装了脏衣服到河边去洗。路上遇见邻居田祥,打招呼道,“祥叔早!”

“早!”田祥停下步子,将肩上担着的两捆柴放了下来。看见顾长生穿得单薄,关心道,“早上天寒怎么不多加几件衣裳。”

她摆摆手,笑道,“干活干久了自然会暖和的。”

田祥摇摇头,不用想也能猜出这孩子心里想些什么。定又是为了省下银子为她义父抓药宁可委屈自己挨冻,“今晚过来祥叔家吃饭,宝儿有几件旧衣服,放在柜子里不穿也浪费。我让她娘给你改一改。”

“这怎么好意思。”祥叔家境也不好,家里孩子多负担大却还是三天两头请她到他家里蹭饭,任她脸皮再厚也不好一直占祥叔的便宜。

“不就是一顿饭吗,有什么好计较的。”这孩子他从小看着长大,秉性善良就是不懂爱惜自己,节俭过了头。“祥叔也请不起你吃山珍海味就是些粗茶淡饭,你不嫌弃就好了。”

“怎么会呢。”这些年来要不是祥叔的接济,依她和义父三餐饿两餐的做法说不定早就饿死了。

田祥挑起担子道,“我还要送柴,就不多说了,晚上记得过来。”

“好。”顾长生目送田祥走远,心里想着晚上该不该送份礼过去。整天叨扰祥叔一家子,每次都空着手去实在不怎么好看。只是,她连饭都要吃不起了,哪里还有多余的闲钱送礼。“这年头没银子还真不好办啊。”

她是个弃儿,出生没多久就被扔在阎王庙门口。那一日正值大雪纷飞的冬季一片片雪花像是乱飞的鹅毛遮得天地一片混白。当然,这都是义父告诉她的。若不是义父及早发现,她已经冻死,也就没有这十六年来虽是艰苦但也知足常乐的日子。

捡到她时,她的襁褓里除了绣着一个顾字,再无其他线索,义父叨念说自己这生注定是无儿无女的。虽是救了她,也只是因为彼此之间有一段缘分,也就不强求她随他的姓氏,让她姓了顾。

这个小村并不富裕,因为土地太过贫瘠,就算是风调雨顺也不见得会有好收成,大伙为了三餐温饱而担心,总是从天一亮睁开眼睛就开始为锅里的米还够吃几天而发愁。压根没银子添香油买香孝敬阎王爷。

所以这阎王庙的存在本来就是奇怪的事,问起到底是谁建的什么时候建的,却已经无从考察,问起村里的老人,只说在她们年幼的时候这庙已经在了。

“任何东西都有他存在的意义。”义父言简意赅这么说着,她也就依从的这么听。就算没人来烧香敬神的,她也照旧每日打扫清理,给阎王爷的神像擦拭。

她来到河边,见到田祥的女儿田宝也在,手里抓着木棍用力的捶着脏衣,长生喊道,“田宝。”

多年来靠着祥叔救济,她往来田家频繁和他女儿也成了朋友,自小一块长大的情分,田宝有好吃的好穿的也愿意分她一份。

田宝闻到她身上浓浓的药,猜到她又是给她义父煎药了才过来。因为年纪轻,说话也没有忌讳,“严叔叔是不是好不了了?”

长生的义父都病了好长一段日子了,总是在咳嗽,喝了多少药了也不见起色,还是面容蜡黄枯槁,手也细得像是她爹砍的那些柴火了。邻里都在说那人是过不了这一关了,也说长生可怜,没了父母,连义父也要没了。

顾长生生气了,“你别胡说,我义父只是病好得慢些。再喝几副药一定能好的。”

长生素来脾气好,田宝意识到她就剩下这么一个亲人,比谁都要紧张她义父的身体。暗暗骂自己说错了话,放下木棍,挨到长生身边,讨好笑道,“对不起,我也希望严叔叔能长命百岁。我爹常骂我不会说话,你就别气了。”

田宝长得标致,明眸皓齿的,是村里公认的美人,为了道歉挤眉弄眼的却是更见娇俏,顾长生笑了。

田宝拍手道,“你既然笑了可就不能再生我气了。”

顾长生拿出脏衣服来洗,“我哪有这么小气,对了,我刚刚遇到祥叔,他让我晚上到你们家里吃饭。”

“晚上啊——”田宝拖着尾音,一脸踟蹰。

长生问,“你晚上有事?”

田宝看了看四周,见没人了才敢和她分享秘密,“晚上我约了隔壁的张全。”

顾长生啊了一声,终于知道为什么她要说得偷偷摸摸的,“祥叔不是不同意你们一块么。”

她知道田宝喜欢她隔壁的张全,还私下往来了两个月,有一回夜里张全翻墙过去幽会被田祥发现,田祥操起他家的斧子从村头追到村尾,最后是张家的大嫂出来求情才了事的。

田宝道,“我知道爹怎么想,说到底就是嫌弃张家没什么家底,怕我嫁过去吃苦,可我不怕吃苦,我就想和他在一起。”

顾长生摇头,“祥叔不是那样的人,他若是嫌贫爱富怎么还会许我和你玩在一块。”这村里最穷困的人,她若是认了第二,谁敢认第一。

田宝挽着她的胳膊道,“你不一样,我又不是要嫁给你。长生,你能不能明晚再来吃饭啊,你若是过来了,我爹一定不许我出去。”

“就算我不去你家吃饭,你们又能到哪?村子就那么丁点大,村头到村尾有人瞧见了总会去告诉你爹的。”上一回祥叔就警告田宝不许再和张全往来,否则就把她关在家,她倒是不怕。

田宝笑嘻嘻的说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和张全跑到林子里去,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顾长生阻止道,“不行。村里的人不是说过么,那林子晚上会闹妖怪,从前村里有人不信进去了,结果第二日发现死了。”

田宝哈哈大笑起来,“这么老掉牙的故事,我妹妹都不信了。你还信啊,也不晓得谁家编出来哄孩子的,你我出生至今,村里不是太太平平的。”

“可是……”顾长生还想劝,说她胆子小也好,总觉得既是上辈人传下来的,总有他的原因。

田宝认真道,“没有可是,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才和你说的,不许告诉别人更不许告诉我爹,不然我们就绝交。”把洗好的衣服扔进木盆里,叮嘱道,“我会和我爹说你今晚有事明晚再过来。”

顾长生叹气,她是不是被拖下水了,日后祥叔若是知道她知情不报,不晓得不会生她的气。

她洗好了衣服,回去时在田间遇到村尾的大婶,塞了几个番薯给她,她几番推拒,却是抵不过大婶的力气。“又不单是给你的,给你义父的,不够明天再来要。”

她义父有一张俊逸面皮,虽然守着一间四面漏风雨天漏雨的破庙,比风餐露宿强不到哪,却还是有媒婆曾经找上过门想要说媒。若不是后来得了病,她知道这个热情塞给她番薯,去年才做了寡fu的大婶,会是下一个找上村里媒婆的。

顾长生笑着言谢,没了祥叔那一顿,厨房里剩下一些野菜,配合着几个番薯倒也能凑合着吃,反正好是一顿,不好也是一顿。

她回到庙里,看到义父正拿着扫帚在扫地,急忙把木盘放下,跑去抢过扫帚,“不是说好,这些活都由我来干么,义父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养病,等病好了再说。”

严无名自得病后眼力也不好使了,村里的人识字的只有义父一个,很多年轻人受不住村里的贫困都出外谋生了,每一回寄回家书,要读信回信的人,都来找义父帮忙。只是如今斗大的字就算放到他眼皮下,他也认不清了。

严无名道,“你粗心大意的,这地总扫不干净。人的心和这庙里的地方一样,总要扫仔细了才会一尘不染。”

顾长生撇撇嘴,实在不晓得这多年没有香火的地方扫那么仔细做什么,扫了还不是一样会积尘,只要不到脏的住不下人就行。她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这么说,其实她总觉得义父说话高深莫测,十句有九句是她听不懂的,她也不明白为何义父双眼还看的清楚时不离开这里。

他识字,到城里随便找到差事都比守在这间庙里要强。

严无名关心的问,“长生,今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顾长生本来想提田宝的事,但又记起田宝说过若是她把事情张扬了就绝交,“没事啊。”

严无名不再多问,“去做饭吧,还有神像前的井水也换一换,买不起酒供奉,至少每日供的井水得要干净。”

“哦。”

庙里还剩下半截蜡烛,严无名虽目力不好,点不点都无所谓。但她不得,吃饭时若是没有烛火,筷子常会夹空。

严无名道,“你杂念太多了。”

她是有些走神,整日都想着田宝的事,明明她脑子简单,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事情上,做饭就是做饭,擦桌子就是擦桌子。但今日就是奇怪,煮饭的时候也会想起田宝和张全去幽会的事,心绪杂乱。

小说《长生仙箓》 第一章 长生(一)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