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短篇 > 暖爱覆冷爱
《暖爱覆冷爱》最新章节 暖爱覆冷爱傅殊镜周芽全文阅读

暖爱覆冷爱 米安凉

主角:傅殊镜周芽
主角是傅殊镜周芽的小说是《暖爱覆冷爱》,它的作者是米安凉写的一短篇类小说,文中的短篇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九九三年,他们经历了一次的生死。他不会忘记那个胆大的姑娘害怕成这样。她不会忘记那个见了血的场景。二....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08-01 11:11:1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引子/

画展厅里全都是人来人往的游客,不过这些都是上等贵族来的地方。

他们像是参加着极为重要的晚宴,每一个人的身上的穿着都体现着尊贵。但就在这艺展览厅中,唯独一个人和他们都不一样。

她穿着单薄的短袖,看起来像是个乞丐。但就是这样的人站在这里面,却没有一个人赶走她,反倒是对着她非常的恭敬。

周芽的身边走来了一个工作人员,他弯着腰面对着周芽。“Ashley,展览也差不多快要开始了,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吗?”

周芽背着自己的画,看着这些人群,摇了摇头,“不需要。”

那些人大多数都是为了她而来,不,更准确一点的来说,是为了她的画而来的。

在他们的眼中,她是个值得被尊敬的画家,因为她的画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画。

“好的Ashely。请您跟我来。”工作人员微微挺了挺腰,伸手摆了个请的姿势,就让她跟着他走了。

她没有一丝的慌张,甚至在这种高贵的场合下,也没有任何的慌张。她从容的看着前方,迈着自己的步子。

工作人员将她带到了展览会中厅,那里的人流量是最多的。也是只给展览会里最知名的画家私人展览的地方。这个大厅里挂着的都是周芽这几年来所画下的一幅画。

台下人都在探讨着这些话的时候,周芽走到了这正中间,这些人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展览会的主办方走到了周芽的面前,伸出了手,“Ashely,我是这里的主办方,方昭。”

周芽没有说任何的话,而是也握上了那一只的手,另一只手还是紧紧抱着画。

“Ashely请吧。”方昭抬了抬手,将整个展览台留给了周芽。

周芽按照这些年的规矩,走到了话筒前,清冷的声音响起,“我是Ashley。”

台下立马响起了掌声。周芽拿下自己身上背着的画,放在旁边画架上的同时,将上面蒙着的黑布也拿了下来。一幅画便出现在大众的面前。

画上画着的是一个女人,一个带着白色蔷薇样式面具的女人,头上带着孔雀冠,身上的衣服也是按照白孔雀的样子来的。在翩翩起舞。

周芽再次凑到了话筒前,看着这台下的人,“大家都看到了,这幅画是一个舞女。如果是普通的舞女,我想大家肯定都不会有什么兴趣了,但是这跳着孔雀舞的美丽女子。”

台下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手套的男人说道,“不知道Ashely创作这幅画的时候有什么寓意?”

“这是一个故事,不过现在是在公众场合,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听,所以.......”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台下瞬间响起了一样的话,“想!”

周芽顿了顿,拿下架着的话筒,开始了关于这幅画的故事。“她的一生经历了很多,年轻的时候是名舞者,但因为生活条件不允许,她放弃了跳舞。后来,她遇到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个贵族,他说,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你要学会被爱,被照顾,相信我,依赖我。

在这个男人的一次次的爱里,女人并没有沦陷,对于他还是保持着距离。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也不知道她沦陷了。即使知道,她想起他说的,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唯独文太太这个身份。她就一阵心痛。

后来,男人一步步的进攻,让女人住进了他的私人别墅,但却像是关押她,可她不知道。

男人怕女人闲的时候,送给了她一只孔雀,是只白孔雀,象征着幸运。没错,女人确实很幸运。女人问男人,它会不会飞走?男人说,不会,我剪断了它的翅膀。

直到过了一年后,她才知道她就跟这只白孔雀一样。而最后,她选择跳楼。

不过她假死了,她最后顺着一条河而下,教孩子们跳动物的舞蹈,直到在慈善晚会上她跳了一支孔雀舞,最后说了一句,这支舞,我一生只跳一次。”

在周芽停了下来,似乎没有了后文,台下人问道,“这个故事就是这样的吗?还有后续吗?”

周芽缓了缓回答道,“有,但这个故事很长,我只是把它简短了一下。”

这个故事就像是权贵的游戏一样,永远也不知道后续是什么样子的发展。

周芽又说道,“这幅画我不会卖,我会等到一个有缘人的到来。”

台下顿时惋惜了起来,他们很看重这幅画,尽管这个故事在他们听来也许并不会让他们有什么波动。

“我想知道为什么不卖了这幅画,反而是想要等一个有缘人的到来?”

周芽还没有回答,马上又听到了一句,“Ashely,是你有想要给的人了?这个人对你很重要?”

这一句话直接戳中了周芽的心里....“我确实是在等一个有缘人,但这关于我自己的私人事情,你们可以看看其他的画,这些画都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她清冷,即使一身破衣也无法阻止她的清冷,高贵,像是与生俱来的。

这时候一名记者问道,“Ashely,您现在是画界前一前二的人了,为什么你身上的衣服却还是破破烂烂的?”

有一个问题开始,就有第二个,“是啊!是有什么的想法在里面吗?”

周芽点了点头,“是。我不是你们权贵出生,甚至是出生在一个小村子里,我们没有见过富人,而一个人的出现,想让我来到这里。我不会因为我知名而且穿上这些鲜丽的衣服来去掩饰自己曾是个穷人。

在这个世界上,穷人未必比不过富人。就跟这幅画一样,孔雀未必逃不掉。”

这些所有的话都落在了一个男人的耳中,他一身的高冷,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同他这个人一样,可只要细细一看的时候,才会发现,他眼里泛滥着柔光。

/正文/

  每一个人的爱都是不同的,也有着不同的表达方式。其实,爱很简单,也很平凡。

                                                   ——傅殊镜

     我叫周芽,我出生在坪仰村,但到了现在我还是在这个坪仰里,我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我也想要去外面看看,但我还不够格。

     我们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很贫穷的,在我们这里没有出去过的人,更没有人会进来。

     其实在几个月前,我们村子里就来了好几个来修筑工,来建筑一座房子,很巧的是,这建筑的房子就在我家旁边。而在几天前,这座房子就造好了。

     这是一座很大的宅子,不像是我们这小家小户的,房子也就只有两个房间的大小,而这个房子,也就十几个,不,二十几个房间大小。它还有一个牌匾——傅宅。

     这是村子里最大的房子了,如果她有一天能够住在这里该多好?

     周芽趴在窗头,就看着隔壁的这个房子,里面还没有人住进来,不知道这户人家什么时候会来,真的好好奇啊!

     “死丫头!酒没了!给老子下楼买酒去!”一道粗犷的声音就这么传入了周芽的耳内。

     周芽淡定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朝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看着这个半躺半靠在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他在村里头有一个称呼,大家伙都知道他是个酒鬼。他还是周芽的父亲。

而周芽因此有了个称呼——酒鬼的女儿。

     周芽冷着一张脸看了看他的周边,全都是酒瓶子,没有好声的说道,“要喝你自己买去。”

     周生一听到这话,本是软绵绵的身体,立刻坐了起来,从旁边随便拿起了一个酒瓶子,挥起手,正当他要将这个酒瓶子砸向周芽的时候,周芽立马说道,“楼下那个姓杜的说过我今天要是过去买,他今儿个就多送我几瓶。”

     听到这话,周生改变自己先前的模样,一脸讨好的样子看着周芽,“好闺女,算爸爸求你了,就给爸爸买点酒。”说着还急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些的钱来,匆匆的走了过来塞到了她的手里,“来,拿着。”

     周芽到现在都很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她的亲身父亲,他的眼里只有酒,他从来都没有给她一分的零用钱。

     周芽直接握紧了这钱,嘴里不由地说道,“喝死你算了!”出门的时候直接摔门离开。

     到了楼下之后,看到了微微有些的发福的老杜,不过他的妻子是一个比他肥胖多了的女人。如果说老杜开了这小卖部最常干的事情就绝对会是周芽接下去遇到的。

     周芽按照以前一样走了过去,站到柜台面前,“跟以前一样,一打酒。”

     看到周芽之后的老杜立马笑着走了上来,亲切的看着她,“小芽来了啊!”

他比周芽的爸爸年轻了几岁,但他的那一种眼神让周芽很不舒服。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刻意忽视了他的那一个眼神。

老杜打好了酒,便绕过了这个柜台,走到了周芽的面前,递给了她,“小芽啊!叔再给你整一打吧!”

“好。”就在周芽伸手向酒壶碰去,老杜的手也有些刻意的摸了摸她的手,但周芽并没有在意。

也许正是因为周芽的不在意,老杜的心思就更加的扩散了,他在周芽要接稳酒壶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将酒壶里的酒撒到了周芽的身上。而酒壶也掉在了地上,碎成了一片片。

周芽的身上立马全都是酒味,老杜似乎是早有准备,他掏出了一条的抹布,在周芽的身上擦着,嘴上却说着抱歉的话,“小芽,是叔不好,叔给你擦擦。”

周芽感觉到了自己身上被触碰的感觉异常的不好,却没有想到老杜竟捏了捏她的那里的肉。

周芽忍住自己的暴脾气,低着声音说,“我看杜夫人也在,你总不会想要让你夫人知道你干这种事情吧?”

老杜似乎并不相信周芽的话,反倒是更加放肆地去揉着,“你个浪蹄子,哪有这个胆子?”

“确定?”周芽微微勾起自己的唇,朝着后面厨房压着嗓子喊道,“哎呀!老杜!你这么可以这样呀!”

似乎是真的没有想到周芽会真的这样做了出来,老杜有些惊慌地按住了周芽的嘴,“姑奶奶,我服了,你可别把我老婆喊来。你要多少酒我都答应。”

脚步声慢慢的进了,老杜的心眼都跳到了嗓子上了,可却看到了仍旧是淡定的周芽,心里倒是没有什么底了。

“吵吵吵!就知道吵!”一个一手拿着西兰花,一手拿着菜刀的肥胖女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个人正好就是老杜的老婆。

周芽一脸赔笑的样子对着老杜的老婆说道,“杜夫人啊,刚老杜把我的酒给撒了,我这不正让他在给我新的一打酒嘛!你说是吧老杜?”

老杜连忙配合周芽说道,“对对对,就是这样。”随后立马去重新打了一壶酒。

老杜的老婆毫不客气的骂道,“没用的东西,钱收了给老娘把地给我收拾了,晚上再给你好看!”说完就直接气冲冲地回了厨房去。

周芽幸灾乐祸地看着老杜。老杜拿了过来直接放在了柜台上,周芽拿过后,笑着看着老杜,“谢了。”随后拎着这一壶的酒直接离开了。

而看着周芽离去的身影,老杜有些晦气地呸了一口的口水,“真他娘的倒霉,这么以前就没发现这丫头这么精呢?”当他看向柜台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的钱还没有收,只不过这个时候,周芽早就离开了。

老杜这个人就是一个怕老婆的人,他闲来无事的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等着年轻姑娘来他店里买东西,伺机对这些女孩做些什么,但只要他老婆在他酒不敢做的太过,顶多上就是对像周芽那样了。

而这个村子里头,其实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人,名声在这个村子里无足轻重的,只要能活着,就比什么事情都重要。

就像是周生一样,只要给他一壶酒,你想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但直到了他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还有这样的。

小说《暖爱覆冷爱》 第1章 傅宅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