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武侠 > 雁夜飞
《雁夜飞》最新章节 雁夜飞霍常笑北堂鹰全文阅读

雁夜飞 山居侯

主角:霍常笑北堂鹰
主角是霍常笑北堂鹰的小说是《雁夜飞》,它的作者是山居侯写的一武侠类小说,文中的武侠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老江湖日暮西山,新江湖风起云涌。幕后黑手,将这平静武林搅得天翻地覆;武评七人,于浓云密布处石破天惊。....
状态: 连载中 时间: 2020-08-05 07:43: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霍常笑最近一点都笑不出来。

这闻名天下的秦歌镖局,最近也没什么人有心情唱秦地的歌了。

短短一个月之内,各地的堂口加起来已经失了三趟镖。此刻,地处汴京的秦歌镖局总局的后堂里,身为总镖把子的霍常笑,正面色凝重地盯着眼前的人——他最信任的幕僚,秦歌镖局的智囊,叶先生。

霍常笑在等叶先生帮他分析这十分不同寻常的麻烦。

时下这世道,要说太平,倒勉强算得上国泰民安;但要说不太平,也确实是暗流涌动。

自七年前太子玦驱胡归来,不论庙堂还是江湖,均是民心所向。软弱无能的阳帝在大势所趋之下退位,太子玦登基为帝,年号凤玺。彼时西夏党项羌偏居西北,羌族内乱才休三年,无力南下,边界十分稳定。东北方辽人铁骑时有进犯之举,只是大将军沙百战在定州、镇州、河间三处均陈列重兵,更有战功赫赫的靖边侯罗霆坐镇要冲之处,一时间辽人也不敢妄动。

边境安稳,中原似是歌舞升平。但战乱毕竟才结束不到七年,山野林间多有盗匪横行,江湖上寨头林立。虽有名门正派镇守秩序,但总归有诸多不安生的宵小之徒,时不时以武犯禁。

因此,像镖局这样的营生,正是兴旺的时候。

有人押镖,是因为有人劫镖。本事够硬的,早早就打出了名声,走镖的时候只要把旗号一亮,寻常贼人都会自觉绕着走;本事不够硬的,那就像是个会走路的靶子,许多歹人盯着,一路都不安生。被歹人劫了镖,便只能认倒霉,镖局自己搭银子去赔偿客人——这年头,官府是指望不上的,敢劫镖的,要么是连官府都不敢惹的硬茬,要么就是与官家人勾连颇深。若是丢一趟普通的镖,赔上等价甚至翻倍的银两,再勒紧裤腰带过上一段时间,这日子也就熬过去了。若是哪趟带红货的被人劫了去,饶是大镖局也得肉疼一番,寻常的小镖局更是要赔得底朝天,兴许就关门大吉了。

不过,风险大,就意味着赚得多。所以遇上带红货的雇主,不管有没有本事的镖局,大都还是极其欢迎的。

要说丢镖,这事可大可小,主要是看丢的是什么,世间镖局无论大小,自有一套办法。但对于秦歌镖局来说,丢镖,却是一桩天大的奇闻。

只因这秦歌镖局,四十年来,只丢过一次镖。

当时劫镖的人,单枪匹马,使一杆七十二斤镔铁狼牙棒,名叫霍常笑。

霍常笑是个奇人,入江湖的第一件事便名动天下——他只身一人劫了官府委托秦歌镖局押送的皇杠,而后又大张旗鼓地将皇杠送到了京城。

这便是霍常笑向秦歌镖局纳的投名状:最好的镖局的镖,他劫了;而他押的镖,却没人能劫得走。爱才的秦歌镖局总镖头秦百川,见如此好汉来投,自然礼遇有加。镖局有了霍常笑之后也是如虎添翼,正好秦百川年事已高却膝下无子,几年后索性将整个镖局都托付给了霍常笑。

霍常笑行事磊落,率性豁达,是个响当当的好汉,江湖上颇有威名。秦歌镖局二十年不失手的纪录被他打破,却从他接手镖局开始,又保了二十年太平。

前后四十年,只失镖一次的秦歌镖局,如今却一个月里就丢了三趟镖。

按照规矩,丢了镖,出银子赔偿便是。秦歌镖局财大气粗,不至于赔不起。但这事关镖局声望,若不妥善解决,只怕影响不仅仅是拿些黄白之物就摆得平的。而且,三趟镖里有一趟的失物并非金银所能弥补——那是西南苗疆的苗王委托霍常笑送往汴京的一样东西,连霍常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晓得天下独一份。苗王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霍常笑亲手送到御医皇甫飞的手里,据说事关重大。

当日正好有一趟从会川押往汴京的货,霍常笑将那宝贝贴身收藏,混在那一群趟子手中间赶路。没曾想,路行至一半,来了一伙武功高卓的蒙面人,一个照面劈了秦歌镖局的大旗,二话不说就大开杀戒。那趟镖原本没有红货,押镖的趟子手里也没多少精锐武师,而对手却个个凶悍异常,为首的那人就连霍常笑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结果,霍常笑心忧那些镖师兄弟,一个分神便被对方当胸一爪抓破了衣裳,贴身收藏的那件东西眨眼间就易了主。

对方得手后迅速遁去,霍常笑追之不及,很是愤懑,只能四下散开人手,打探消息。

不料失物的信儿还没等来,却接连传来另外两趟镖物被劫的讯息,这下整个秦歌镖局都有些不安了。

这般情形,霍常笑觉得十分蹊跷,却理不出头绪,而他所倚重的叶先生,却迟迟没有开口。

叶先生在等,等即将到来的消息。

秦方,霍常笑的得力副手,正大步匆匆地踏进门来,霍常笑对上他的目光,心里一沉——风尘仆仆的秦方面色凝重,显然,带来的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霍常笑朝旁边的椅子伸手示意,然后缓缓地斟了一杯茶,让秦方坐下缓口气——虱子多了不怕痒。麻烦接二连三地出现,也就不差这一时半刻的工夫了,所以霍常笑虽然忧心,却并不着急。

秦方倒不客气,那茶杯端将起来也没心思细细去品,只一仰脖,便“咕咚咕咚”将这顶好的信阳毛尖给倒进喉咙,看得叶先生直咋舌。

一杯热茶下肚,秦方顺了顺气,这才抬头朝霍常笑和叶先生示礼。然后,不待二人发问,便开口说道:

“送往颍昌府的那趟镖,也出事了。不过,镖没丢。”

霍常笑一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叶先生,发觉叶先生也微微皱了皱眉头,两人的目光带着疑问,一起抛向秦方。

“说来也奇怪,先前丢的那两趟,并没有红货,这也就算了。去颍昌府的这趟,押送的可是官家的饷银,随队的还有上百官兵。没想到,这帮劫镖的人还真是无所忌惮,对官兵也毫不留手——”秦方说道。

叶先生抬手打断秦方:“你方才说,镖没丢?”

“嗯,没丢。”秦方说,“被一个书生模样的高手给搅和了。”

……

北堂鹰终于相信霍常笑的话了。

他很久以前欠下霍常笑一个人情,这让他难受了好久:“君子盗”北堂鹰劫富济贫,一向只爱助人,却讨厌被人施以恩惠。所以当霍常笑找上他帮忙时,他满口答应的同时也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把这人情还了。

只是当时他觉得霍常笑是在说笑的,他甚至觉得霍常笑是因为了解他,故意编了一个缘由来求助他,以解他心头的包袱——堂堂霍总镖头,说他们秦歌镖局的镖被劫了?而且是他霍常笑亲自押的镖?

之后,借着霍常笑提供的丁点信息顺藤摸瓜,他居然真的一点一点地找到了端倪。

霍常笑失镖的那一次,实在太过离奇,而且劫镖之人武功高卓,连霍常笑都吃了苦头,北堂鹰自忖不是对手。因此,他反其道而行之,去追查了秦歌镖局另外的两次失手,反而找到了线索。

那两次劫镖的人,并不是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狠角色,大队人马行动总会留下些痕迹。对北堂鹰来说,乔装打扮、隐藏身份这些伎俩都骗不过他,他耗了些许时日,终于分别确定了劫镖人的来历:落星楼,裂旗门。

这就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这落星楼和裂旗门,一个在江南,一个在西北,无论如何也扯不上关系。若论实力,均算不上江湖前列的大帮派,最多就是占踞一方称雄,也谈不上什么正邪。这样的两个帮派,同时去招惹秦歌镖局这棵江湖常青树,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实在是诡异得很。

书到这里,或许各位看官们要以为北堂鹰是什么神捕之类的人物了,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君子盗”北堂鹰,出身漠北,年少成名。风流倜傥的少年公子,不爱金银珠宝,不爱文玩字画,却另有传说在身:他能在一夜之间搬空某个无良官府的府库,然后令手下伙计通过各种渠道换成银票、或者干脆将官银给熔了,最后将这些碎银钱变成粮食、布匹,分到那些光景不好的穷人手上——实实在在是将“劫富济贫”四字做到了家。

至于他自己和手下的伙计,却从不靠这些钱养活——也许是在北漠见惯了塞外的好马,他自有一桩贩马相马的买卖,手下的伙计也都是个中好手,可以说是吃喝不愁、行侠仗义。更有传言说,北堂鹰善捕奇珍异兽,有人说曾见过他豢养的奇兽,凶悍威武,能吞云吐雾,绝非人间凡种。

从古至今,不论是“侠盗”“雅盗”“君子盗”,说的再好听,终归是个贼。是贼,就得有好轻功。

北堂鹰的轻功,天下第一。

自前朝“神行太保”戴宗之后,中原江湖上已经许久未有靠轻功独步天下的人。

直到近些年两个北方来的江湖后生声名鹊起:“雪雁枪”雁夜飞,“君子盗”北堂鹰。

雁夜飞为人磊落潇洒,善结交朋友,一杆蘸雪钩镰枪天下闻名;那北堂鹰更是乐善好施、侠名远播,颇有鲁子敬遗风。

此二人年龄相仿,轻功高卓,而北堂鹰又略高雁夜飞一筹,故世人称为“一时鹰雁”。

小说《雁夜飞》 第一卷 雁夜飞 第一章 霍常笑的麻烦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