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恐怖 > 西派盗墓笔记
《西派盗墓笔记》最新章节 西派盗墓笔记韩八月张大成全文阅读

西派盗墓笔记 玄一哥哥

主角:韩八月张大成
主角是韩八月张大成的小说是《西派盗墓笔记》,它的作者是玄一哥哥写的一恐怖类小说,文中的恐怖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阴生子,天不敢收,地不敢养。我从死人腹中出生之时,黄仙拜月,走兽悲鸣,注定了我这辈子只能和死人打交道....
状态: 已完结 时间: 2022-06-14 11:42:4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妈不是人,这是我从小到大听到最多的话。

这一切都和她的来历有关。

我爸韩家保是村里有名的懒汉,好吃懒做,成天酗酒。

喝多了的时候连他爹都不认识。

据说他第一次见我娘的时候。

是在山里的一个破旧寺庙里。

那天我爸在县城喝多了,连夜赶山路回家。

夜半三更,走了没一会儿。

他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吹吹打打的锣鼓声,好不热闹。

在村里,只有两种事会找鼓匠。

红事和白事,我爸听着这十分喜庆的声音。

竟然鬼使神差的往声音的源头寻去。

一路上跌跌撞撞,耳边的锣鼓声也越来越大。

来到了一个废弃的破寺庙面前。

这个寺庙门口赫然摆放着一个鲜红的轿子。

就是那种古代的八抬大轿。

里外都是大红帘子。

中间有一个大大的囍字。

我爸模模糊糊的走了过去,脸上竟然十分诡异的漏出了笑容。

接着二话不说一头杵进了轿子里。

鲜红的轿子里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狭小的轿子中,有一个戴着红盖头的女人。

我爸醉眼朦胧的抬头看去。

这一看,直接把我爸吓了个半死!

只见这女人一把抓下自己的盖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疯女人。

长发披在额前,根本看不到她的眼睛。

她的一双血手此时正抓着一只黑黝黝的老鼠。

老鼠已经被开膛破肚,里面的血肉暴露在外。

黑血顺着她的手腕以及只漏出的嘴角缓缓流了出来!

“滴答,滴答。”

一滴一滴的褐色血液滴落在我爸的脚面上。

“啊~~~~~~”

一声剧烈的嘶吼声响彻山涧。

我爸直接当场眼睛一翻白眼,吓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爸再次醒来的时候。

那鲜红的轿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爸以为自己当时是喝多了,出现了幻觉。

一路疑神疑鬼的回到了家里。

回去当天他就感觉自己很不舒服,头晕晕沉沉的,还发了高烧。

但好在没几天的时间也就好了。

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八个月后的一天。

他和往常一样喝的酩酊大醉,刚进院子中。

他猛然发现,院子正中央的位置。

赫然就是那天山上寺庙里的红色轿子!

这个轿子他记忆犹新,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爸直接高喊一声,腿下一软。

连滚带爬的往院子外跑去。

但院子里突然刮起一阵阴风,院子的门直接被死死的关住了。

无论我爸怎么死命的拉门,踹门。

那门就像焊死了一般。

纹丝不动!

我爸双目狰狞,腿里感受到了一股暖流。

他吓尿了。

这时,轿子上的大红帘子被一只手抬了起来。

接着一个身穿华服,头戴红方巾的女人站在了院子中央。

除了她的衣服,最明显的就是她的肚子。

高高隆起。

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

我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她声音十分低沉,仿佛有魔力一般。

听到这话后,我爸突然表情一变,不再害怕,取而代之的是傻傻的笑了起来。

从那天开始。

我妈每晚都是在那个红色的轿子中度过的,并不和我爸在一个屋子里睡觉。

前五天。

我爸每天都会在院子里发现一两片老鼠皮。

只有皮,骨头和血肉全部没有。

这种奇怪的现象一直持续到我妈来到家里的第六天。

当天夜里。

诡异的事发生了。

院子里突然来了很多的黄鼠狼。

数量特别的多。

密密麻麻的,成群结队。

有组织一样的来到院子中。

这些黄鼠狼的小眼睛黑亮。

身上的短毛油亮油亮的。

它们都没有闲着。

来来回回的在院子穿梭。

好像在忙碌着什么。

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家里的院子堆起了三座小山。

死老鼠一堆。

死鱼一堆。

死鸡一堆。

全部都是被咬死的动物尸体。

这三座尸山凭空出现在院子后。

这些黄皮子却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

而是在夜幕下。

十分诡异的排好了队形。

它们双脚站立。

两只前蹄像人一样的放在两侧。

一个一个瞪着猩红色的眼睛。

死死的盯着院子中的红色花轿。

一动不动。

持续了很久。

直到天上的乌云渐渐的透出了月光。

一瞬间。

所有的黄皮子都动了!

它们齐刷刷的转头看向天上明亮的月光。

接着就和人一样,开始磕头。

对,就是磕头!

我爸害怕的拿起铁锹对着成群的黄鼠狼挥舞过去。

好像疯了一般。

在一下一下的挥舞中打死了不少的黄鼠狼。

黑色的血液流淌在小院里。

奇怪的是。

这些黄鼠狼。

并没有任何的害怕。

看到已经有不少的同伴被打死。

它们依旧一动不动。

眼神还死死的看着天上的月亮。

就在我爸累的气喘吁吁的时候。

轿子里忽然响起了女人的哀嚎声。

声音沙哑,好像钢钉在玻璃上摩擦的声音一般。

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啼哭声划破夜空。

“哇~~~”

我这一声刚刚叫出,天边的月光又缓缓被乌云罩住了。

而那些黄鼠狼群开始缓缓离开。

院子里很快再次恢复了平静。

我爸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他已经害怕到连叫都不敢叫的地步。

我妈在我出生后的一个小时后,就死了。

临死前,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轿子外喊道:“帮我把孩子养大,不许有任何的闪失,保你荣华富贵,否则我要你们全村鸡犬升天!给我孩子陪葬!”

她声音十分的尖锐,仿佛能划破耳膜一般!

让人生不出任何拒绝的念头。

过了很久。

我爸终于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了神。

村里的人本就过得十分的拮据。

更何况我爸这个没有固定收入的人。

重点是,这个孩子来历不明。

也不是他的亲骨肉。

他很想把这个孩子扔了,但他根本不敢。

我妈临死前的话,仿佛种在了他的心里。

什么保证他荣华富贵的话。

原本我爸还不信。

但到了第二天早上,一头牛无缘无故的死在了院子里。

接着第三天,院子里又多出了两只山鸡。

第四天,院子放着两袋的大米……

小说《西派盗墓笔记》 第1章 拜月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