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言不惭丁大头第11章 言不惭丁大头小说免费阅读

言不惭丁大头第11章 言不惭丁大头小说免费阅读

2023-06-10 15:17:35   编辑:忆真
  • 灵异杂志社 灵异杂志社

    “啊?还有这种道理?”“当然!”爷爷又说:“其实就是因为执念太深,死后的执念化为怨气,他……...

    言苍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灵异杂志社》 小说介绍

言不惭丁大头是作者言苍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悬疑灵异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啊?还有这种道理?”“当然!”爷爷又说:“其实就是因为执念太深,死后的执念化为怨气,他……...

《灵异杂志社》 灵异杂志社第11章杀人的刀 免费试读

一百块钱,买来一把锈迹斑斑的杀猪刀。

刀身上的铁锈面积,比我的心理阴影面积还要大。

“不惭,可别小瞧这把刀!”

爷爷咧起嘴,故作高深:“虽然生锈了,可它威力巨大!”

“嗯!这我相信!”

我用力点点头,这么多铁锈,无论砍在谁身上,准能让对方破伤风。

用游戏术语说,这刀已经“附魔”了,除了“物理攻击”,还能造成“化学伤害”!

“当然啦,这不是让你砍人用的!”

爷爷话锋一转:“这把刀能对付邪物,因为死在刀下的牲畜成千上万,它是杀生刃,煞气很重!”

“噢……”

我点点头,这才明白爷爷的用意。

所谓煞气,就是一种凶恶之气,穷凶极恶之人,或是亡命之徒,身上都带有这种气场。

面对煞气很重的人,怨灵邪物都会敬而远之。

因为煞气可冲破怨气,能毁灭这些脏东西。

与精气不同,精气来源于世间万物,讲的是相生相克。

煞气只源自于凶恶,类似于冤冤相报。

“这把刀你先用着!”

爷爷又说:“其实这种屠宰牲畜的刀,威力还是有限的,等爷爷有时间了,给你弄一把杀人的刀,那种煞气最强!”

“什么?”

我吓得一激灵,爷爷这个主意可太“刑”了,刑罚的刑!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日子越来越有“判头”,判罪的判!

“哈哈……你别害怕!”

我正紧张,爷爷却笑了:“我说的杀人刀,不是那个意思,而是医疗事故中的手术刀!”

“啊?”我没听明白。

“啧……你想啊!”

爷爷咂舌道:“患者死在手术台上,不就是间接被手术刀杀死了嘛,所以那把手术刀的煞气也会很重!”

“嘿,您早说呀!”

我这才放心,惊出了一身白毛汗!

……

回到家,我简单把杀猪刀磨了磨。

爷爷则是调配了特殊墨水,画了一堆黄纸符。

一直忙到天黑,我们的准备工作才算完成。

简单吃了晚饭,爷孙俩纷纷钻被窝,开始养精蓄锐。

说白了就是睡觉,可大家千万别小瞧睡觉。

俗话说,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觉补。

睡觉是一件大补的养生活动,比保温杯里泡枸杞还有效!

“嘀~嘀嘀~”

转天清晨,我被门口的汽车喇叭吵醒。

恍惚间睁开眼,就发现天还没亮透,爷爷却已经穿戴整齐,坐在轮椅上蓄势待发。

“这么早啊……爷爷你咋没叫我!”我揉着眼睛问到。

“切~”

爷爷却翻着白眼奚落:“什么事都等别人叫呀?全靠自觉,懂不懂?”

“这……”

大清早就开始喷我,我是他亲孙子吗?

“好吧,快走!”

我连忙从炕上爬起来,背上爷爷的挎包,装好自己的破伤风之刃。

一出门,就见丁大头摇下车玻璃,露出一张“大冤种”脸。

估计他此时的怨气比怨灵还重,毕竟他是养尊处优的大老板,什么时候起过这么早呀!

“早上好,丁叔!”我微微一笑,冲他挥手。

“早上好?能好的了吗?”

他嘟起嘴,满口牢骚话:“我昨晚就没睡好,擎等着早上补觉呢!”

“啪!”

听闻此言,副驾驶的丁老栓立马抡起巴掌,狠狠拍在他后脑勺上——

“逆子,老子让你早上陪我出去,是我不对咯?”

“哪敢呀,爹!”

丁大头呲牙咧嘴:“咱出发,咱马上出发!”

……

目的地叫东村,是县城东部的第一座村庄。

但要说起地理位置,其实在我们村西边。

所以,我们只能一路向西……

哎?这话怎么有点邪恶?

路上,丁老栓讲了他表妹家的情况,说他们村家家都很有钱,因为离县城近,位置得天独厚。

他表妹家,老两口子精明勤奋,凭着卖“花生瓜子矿泉水,啤酒饮料爆米花”,早就发家致富了!

可我一听这些商品,咋突然有种坐火车的感觉呢?

“所以,老言呐!”

讲完这些,丁老栓拉住我爷爷的手:“他家有钱,你只要把问题解决了,漫天要价都没问题!”

“噢……不用!”

爷爷咧嘴道:“看在轮椅的份儿上,我这次给你打折!”

“怎么又看在轮椅的份儿上?”

丁老栓一头雾水:“老言你怎么了?从昨天到今天,怎么一直说胡话?”

“没有呀!”

爷爷眼神闪躲,故作镇定:“我的意思是……我都坐轮椅了,你还来请我,说明很信任我,所以看在轮椅上份儿上,我不能诓你!”

“噢……会说话!”

丁老栓微微点头,对这番解答十分满意。

……

不多时,车子缓缓停在一座大院门口。

这大院的豪华程度,丝毫不亚于丁大头家的“土别墅”。

由此可见,人家这种有钱人,亲戚朋友也都富有。

可咱这种穷人,亲戚朋友全绕着走。

下了车,就见一位老者蹲在大门口,手里夹着烟,满面愁容。

老者身旁还有个年轻人,手里夹着电子烟,眉头紧锁。

嚯……按网上的说法,这二位是传统与现代的碰撞呀!

“哟,表哥来了!”

见到丁老栓,老者“唰”一下就站起来了,双眼泛光,仿佛看到了希望。

“表大爷,您可来了!”

年轻人也立马反应,三两步蹿过来,紧紧拉住丁老栓的手。

“都别慌,别激动,具体怎么回事?”

丁老栓却十分有条理,真不愧当过老村长,这叫临危不乱。

“唉……家里乱成一锅粥了!”

老者叹气道:“我媳妇中了邪,儿媳妇也着了道儿,俩人全都变得不正常!”

“好,这位是我们村的言大师,有事跟他说!”

丁老栓点点头,连忙闪身,把我爷爷让到c位。

再看爷爷,撇起大嘴,双眼微睁,“世外高人”的架子又起来了。

“大师,快去看看我媳妇!”

老者紧紧拉住我爷爷的左手,卖力央求。

“大师,看看我老婆吧!”

年轻人死死挽住我爷爷的右臂,态度诚恳。

“先看我媳妇!”

“先看我老婆!”

万没想到,父子俩意见不统一,竟然吵起来了。

这年轻人太过分了,典型的娶了媳妇忘了娘呀!

“好了,别吵啦!”

僵持半天,爷爷终于按耐不住:“先看老太太,长者先,幼者后!”

“好!大师讲究!”

老者用力点头,激动地竖起大拇指。

“对呀,好像是应该先看我娘!”年轻人后知后觉,这才反应过来。

“走,大师!”

随即,他立马推起我爷爷的轮椅,一直推进里屋。

站在门口,我就听屋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声音,就好像蟒蛇在吐信子。

……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