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曲棠楼蕴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曲棠楼蕴无弹窗

曲棠楼蕴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曲棠楼蕴无弹窗

2024-02-12 10:59:57   编辑:冷蓝
  • 曲棠楼蕴 曲棠楼蕴

    大道山上大道观。一栋破旧的二层道观,孤独地立在山顶,早已看不出曾经的颜色,只剩下无边的灰。观里神像前的拜垫上,跪着一个老道士,他看着身边席地而坐的小丫头,一脸生无可恋。“徒儿,师傅快死了……放下你的炼...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曲棠楼蕴》 小说介绍

曲棠楼蕴是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大道山上大道观。一栋破旧的二层道观,孤独地立在山顶,早已看不出曾经的颜色,只剩下无边的灰。观里神像前的拜垫上,跪着一个老道士,他看着身边席地而坐的小丫头,一脸生无可恋。“徒儿,师傅快死了……放下你的炼丹炉,跟为师说说话吧!”

《曲棠楼蕴》 第七章 免费试读

曲棠闻声已经睁开眼,从垫子上站起身。

小黑比她的年龄还大,到底多少岁,无人得知。

曲棠有生以来,从没见过小黑咬人。

但师傅说过,小黑曾咬过一个三煞之人,这种命格的人缠绵病榻,厄运悲苦,活不过25岁,是大凶之命,无法可救。

三煞即劫煞、灾煞和岁煞,三煞潜滋暗长,盘根错节,任你有天大的本领,也没法从阎王爷手底下抢人。

可观面相,这煞气在男人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来。

曲棠快走两步,走到楼蕴面前,伸手去摸他的心口窝,手已经碰到他的衣服,却被叶飞一把拍开。

“你这丫头,是不是三叔家派来的人!”

“谁是三叔,我不认识。”曲棠面不改色,依然是那副清冷的模样。

她的话,叶飞一句也不信。

除了三叔,他不知道还有谁想对少爷下死手!

很快,楼上跑下来六个人。

有穿白褂的,有穿长袍的,还有浑身插满鸡毛的……

中医西医不说,连巫医都配齐了。

楼蕴走哪,这一群医生都要跟到哪儿。

众人将楼蕴抬到曲棠屋里的床上,几个不同学派的医生,一起会诊,居然丝毫没有违和感,六个人还交流得十分和谐。

这事叶飞插不上手,他喊来人,把曲棠绑到椅子上。

而那只做了恶的黑猫,此时又不见了踪影。

曲棠没有符纸护身,打不过这个大块头,她朝叶飞说道,“他们都救不了你家少爷,只有我能救,你快放开我,我不救他,你家少爷最多活三天。”

“你闭嘴。”叶飞横贯半张脸的刀疤,此时更显狠厉,他看着曲棠,拳头攥得咯咯咯作响,“别影响医生看病,等我家少爷醒了,再来收拾你!”

“他醒了也是三天死。”曲棠又补了一刀。

她向来只说真话,没在意过别人爱不爱听。

叶飞简直被这个丫头气死,要不是少爷交待过,不要在大道村惹事,对村民要客气点,他现在就要揍的这个小丫头满地找牙!

好在曲棠还没来得及继续火上浇油,那边的医生会诊结束。

中医先出马,给楼蕴施了十几根针。

这医生果然水平出众,他施完针,没两分钟,楼蕴就醒了过来。

他轻咳两声,本就苍白的脸色,这会儿更泛起青黑。

整个人像被死亡笼罩一般,神情萎靡。

叶飞一看少爷醒了,立刻冲过去,两只眼瞪得通红,“少爷,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嗯。”楼蕴闷哼回应一声,双眼依然紧闭,看得出十分难受。

这时中医开始往下拆针。

接着两个西医上阵,他们往楼蕴身上扎针,挂水,床头的架子上挂了个硕大的瓶子,也不知道里面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药。

曲棠看着他们忙活,叹息一声,“没用的,说三天就三天,多留一刻,阎王爷都不同意。”

“……”

全屋人都被曲棠无语住了。

这人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还没被人打死的。

叶飞火大地拿了个毛巾,冲向曲棠,“我帮你闭上嘴。”

说着就要往她嘴里塞。

可他的另一只手刚掐上曲棠的下巴,楼蕴就费力地睁开眼,喝止住他,“叶飞,别动她。”

叶飞手捏着毛巾,僵在半空,好一会才不甘愿地放了下来。

楼蕴刚才昏迷的时候,其实脑子很清醒,他们说的话也都听得见,但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像个灵魂出窍的魂一样。

他看向曲棠,问道,“你能救我?”

“嗯。”曲棠肯定地点点头。

楼蕴又急喘几口气,才道,“金子我之后补给你。”

“不用。”这次曲棠倒是十分大方,没再提要钱的事,“我的猫咬了你,它造的因果,我要帮它还了。你先让你手下放了我。”

楼蕴虚弱地勾勾唇角,接着朝叶飞挑挑眉。

“少爷!”叶飞一脸担忧,“你不能信这丫头,她万一是个骗子,给你吃些奇怪的东西,反倒害了你怎么办?”

几位医生一听,也跟着附和。

“是啊,楼二爷,这小丫头年纪不大,断然没什么真本事。”

“二爷,药不能乱吃,她不知道你平时都吃过什么药,万一万物相克,会要人命的!”

楼蕴冷冷一个眼神瞥向众人,吓得他们立刻闭了嘴。

“你们治了这么久,有用吗?”

他这一句话问的,众医生面面相觑,再不敢多言。

楼蕴这病,说来离奇,三年前的正月十五,忽然就病倒了。

接着就在各大医院检查,别说上京市,连全球的顶级医院,都查了遍,各科系的专家大佬,会诊了一场又一场,可结果却连病因都查不出。

楼蕴就这样越病越厉害,这半年连腿都失去知觉,站都站不起???来。

楼蕴其实对自己的身体状态有数,他相信曲棠说的只有三天了。

这些常年跟着他的医生,此时绝对毫无用处,最多能让他睁着眼睛交待几句后事。

还不如信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一次。

“叶飞。”楼蕴低声唤道。

叶飞知道少爷的意思,没敢再废话,立刻走到曲棠面前,解开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

曲棠不着急不着慌地站起来,活动活动四肢,摇摇手,抖抖腿,简直不把床上那位快死的人放在眼里。

屋里的人,纷纷别过脸去,不想再多看这个小丫头一眼。

诈骗犯都没她这么不敬业的。

楼蕴也不催她,耐心地等着。

好一会儿,曲棠终于放松完毕,这才开始干正事。

她去包里又捧出来那个青铜鼎,掀开盖子,接着就听“哗”一声,流下了一地雨水。

而曲棠毫不介意,倒干净鼎里的水,从里面拿出来一颗屎黄色的药丸,还团得不太圆,奇形怪状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