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宋允歌傅远洲小说最新章节 宋允歌傅远洲免费阅读

宋允歌傅远洲小说最新章节 宋允歌傅远洲免费阅读

2024-02-22 17:13:49   编辑:含寒
  • 傅总别虐了,夫人已有心上人 傅总别虐了,夫人已有心上人

    一场意外,他失去了和她有关的全部记忆,和她提出了离婚。无视她为了让他想起两人曾经的所有努力,一次又一次的在她和别人之间选择他人。在她终于彻底失望选择离开后,完成计划最后一环的他主动求和,却被毫不犹豫的...

    阿棉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傅总别虐了,夫人已有心上人》 小说介绍

宋允歌傅远洲是作者阿棉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一场意外,他失去了和她有关的全部记忆,和她提出了离婚。无视她为了让他想起两人曾经的所有努力,一次又一次的在她和别人之间选择他人。在她终于彻底失望选择离开后,完成计划最后一环的他主动求和,却被毫不犹豫的拒绝。她说:你的爱或许是真的,可你带给我的伤害也是真的,我没办法忘记。那之后,他将爱意埋藏心底默默陪伴守护,只为她能再回头再看他一眼。

《傅总别虐了,夫人已有心上人》 第2章 免费试读

“离婚协议已经拟好了,你如果还有什么异议就直接联系我的律师。之后婉之会搬过来住,你在这里很不方便。”

说这话时候的傅远洲语气寡淡,深褐色的瞳孔平静的犹如一汪静止的水,好像背叛了婚姻、打算将宋允歌驱逐出这个承载着两人美好回忆的家的人不是他一般。

宋允歌再度看向门口的那两个箱子,自嘲的轻笑。

“原来那两个箱子是给我准备的。”

“如果你短时间找不到去处,我可以安排人帮你定酒店。”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宋允歌这话刚一说出口,傅远洲那好看的眉眼就跟着紧了紧,像是很不满意宋允歌的语气。

对傅远洲表情视若无睹的宋允歌直接开始翻看起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在看到离婚财产分割的具体数目时,她的手指也停在那写着一串零的金额下面。

“傅总果真是大手笔。”

“可傅总似乎还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我手握着傅氏百分之三十六的股份,加上这些赔偿金,傅总等同于净身出户,那个简婉之甚至可以让你做到这个地步是吗?”

傅远洲的情绪终于开始有了变化,他拧着眉,骤然沉下来的脸色恍若一团黑压压的乌云,显然是不相信宋允歌的这番话。

宋允歌给跟着她一同回来的阿姨递了一个眼色,阿姨立刻了然的小跑着上楼,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份股权转让说明。

“这是你亲手签下,和我一同做过公证的。”

宋允歌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傅远洲就已经直接拿过的那份说明。

快速浏览了说明上面的内容后,傅远洲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看向宋允歌,眼神中尽是鄙夷。

“你真的很有手段,竟然能哄着我签下这种东西。”

“手段?”

宋允歌好笑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眼角的泪也跟着一同滑落下来。

“我一直在骗自己,骗你忘记了我只是一个假象,亦或者是一个噩梦,或许哪天梦醒了,你就会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可现在看来,是我一直沉迷在给自己营造的梦境中,你早就已经已经不是原来的傅远洲了。”

说完,她偏头擦掉了脸颊上的泪,然后攥紧了手掌,试图用指尖嵌进皮肉的痛遏制自心底蔓延开的痛。

但在对上傅远洲冰冷的眼神和写满了不耐烦的表情时,她的全部伪装都跟着败下阵来。

有了现在的傅远洲做对比,她才意识到原来的那个傅远洲有多么爱她,爱到甚至愿意主动将手中的大半股份全部转让给她当作保障,可为什么明明那么爱,却还是唯独忘了她一个人。

已经被过往回忆完全淹没的宋允歌已经没有再和傅远洲对峙下去的力气,留下一句只要傅远洲愿意放弃股份她就同意离婚的话后,快步上楼回了卧室。

只想逃离的她也彻底忽视了在她转身那一刻傅远洲眼神当中的挣扎和闪烁。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也顺着房门慢慢滑落在地,因为眼泪完全模糊的视线甚至看不清卧室内摆放着的属于她和傅远洲的巨幅婚纱照。

那一整晚,宋允歌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当中,只要闭上眼,眼前就是傅远洲看着她那漠然的眼神,还有傅远洲保护简婉之时候的模样。

一直到阳光已经透过纱帘照了进来,她都没有真正的休息上两个小时。

等她走出卧室,别墅内早已没有了傅远洲的身影。

看到阿姨从侧卧出来,宋允歌还是忍不住叫停阿姨,抱着最后一丝期待问阿姨昨天傅远洲是不是睡在了侧卧。

“是的少夫人。”阿姨像是为了安慰宋允歌,又接着补充了一句,“昨天少爷在书房忙到很晚,想是害怕影响到少夫人的休息,所以才会睡在书房。”

清楚这只是安慰的宋允歌虚扯嘴角笑了笑,没有戳破阿姨善意的谎言。

没什么胃口的她只让阿姨给她准备了一碗白粥,才刚拿起勺子,就接到了好朋友江文雯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江文雯试探着问起她和傅远洲的感情状况。

江文雯一开口,宋允歌的鼻尖就再次泛起了酸意。

不想让朋友被她影响,所以她强忍着酸涩的情绪和江文雯说一切都好。

“允歌,今天早上律所接到了一个新的案子,是傅远洲委托的离婚案。我马上开车去你家,答应我在我到之前不要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好不好?”

后面江文雯是不是还说了什么,宋允歌已经听不清了,她的耳边只不停的回荡着傅远洲找律师做离婚委托几个字眼。

她本以为傅远洲昨天晚上留下来就是已经放弃了离婚这个念头,哪怕是因为她手上的傅氏股权,可她终究还是低估了傅远洲要离婚的决心。

傅远洲甚至找去了她和江文雯合伙的律所,放着傅氏的律师不用,也不去找业内的顶尖前辈,唯独找上了她的律所,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宋允歌没等江文雯过来接她,就直接开车去了律所,在看到傅远洲送到律所的那份已经更改过的离婚协议书时,她什么都没说,直接拿上协议书找去了傅氏。

她顺畅无阻的进了傅氏,知晓她身份的前台主动带着她进了傅远洲的私人电梯。

还没等走到傅远洲的办公室门前,傅远洲的总助张骆就跑过来拦住了她。

“少夫人,办公室现在还有客人,您不方便进去。”

宋允歌没有怀疑,只是捏紧了带来的离婚协议书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正打算去一旁等傅远洲的时候,她忽然停住脚下意识的多问了张骆一句办公室里面的客人是谁。

张骆只是低下头,避开了她的视线,却并没有回答她的疑问。

以前宋允歌来公司找傅远洲不是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每每问起来人是谁,不管她认识与否张骆都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唯独这一次,张骆回避了她的问题。

里面所谓的客人到底是谁已经很清楚了。

宋允歌轻扯嘴角,自嘲的笑了一声后,快步从张骆身边走过,在张骆试图挡住她之前,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