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秋冰月朱祐枫最新章节免费 秋冰月朱祐枫第5章在线阅读

秋冰月朱祐枫最新章节免费 秋冰月朱祐枫第5章在线阅读

2020-05-30 14:32:28   编辑:雨绿
  • 错嫁冰山王爷 错嫁冰山王爷

    曾经以为相知相许,便能成就一生,可你却毫不留情将我推入那层层高墙,那好,为了你,我进。可是当我迷恋上了墙内那一片风景时,你用尽手段将我拖出,你可知进去的路泪痕遍布,出来时也会寸断肝肠,你说:如果当初。...

    清秋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错嫁冰山王爷》 小说介绍

曾经以为相知相许,便能成就一生,可你却毫不留情将我推入那层层高墙,那好,为了你,我进。可是当我迷恋上了墙内那一片风景时,你用尽手段将我拖出,你可知进去的路泪痕遍布,出来时也会寸断肝肠,你说:如果当初。但,你可知,没有了如果亦不复当初。最唯美的爱情,最痴情的守候,最纯粹的心动,繁华过后花易落,谁人与我共长歌。轻笑带泪中,演绎一场荡气回肠的品朝堂,行江湖,战大漠,洒热血的大明悲歌。

秋冰月朱祐枫是作者清秋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咱们接着往下看曾经以为相知相许,便能成就一生,可你却毫不留情将我推入那层层高墙,那好,为了你,我进。可是当我迷恋上了墙内那一片风景时,你用尽手段将我拖出,你可知进去的路泪痕遍布,出来时也会寸断肝肠,你说:如果当初。但,你可知,没有了如果亦不复当初。最唯美的爱情,最痴情的守候,最纯粹的心动,繁华过后花易落,谁人与我共长歌。轻笑带泪中,演绎一场荡气回肠的品朝堂,行江湖,战大漠,洒热血的大明悲歌。

《错嫁冰山王爷》 第5章:算计 免费试读

“冰月啊,爹知道你委曲,舍不得爹和娘,你长这么大都没出过远门,爹也放心不下你啊。”第二天一早,秋老爷又到房中规劝女儿。

冰月低着头缓缓说道:“既然爹也舍不下女儿,为何还狠心让女儿去那么远的地方。"

秋老爷叹道:“你自小养在深闺,不知外面的风云变幻,你爹我朝中无人,能够在今日还坐在知县的位置上,已是老天庇佑,我秋家祖上历代为农,如今,终于出了我一个读书人,为祖上争得了荣光,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把这份家业毁在我手里,爹也是为你好啊,刘阁老是当朝阁老,手握重权,多少人想巴结都来不及呢,现人家想要认你为义女,那是你几世修来的福份,你爹当了一辈子县令,不是没能力,就是因为京师无人做靠山,现如今你若为阁老义女,你爹离当上京官的日子就不远了。"秋老爷看着这个自己疼爱的掌上明珠,终还是硬起了心肠。

“爹,原来你说的心疼女儿都是假的,只怕你是拿女儿去做你升官发财的垫脚石吧。”

“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你爹,我难道不是为你和你娘考虑的吗?你们在这个家里没有地位,爹知道,受了很多苦,爹也知道,如今你当上阁老之女,你娘在家里的地位还不大大提高,你大娘还敢欺负她吗,你在这个家里吃了那么多苦,让你去当个真正的大小姐享清福,你还有什么不乐意?”

“爹,女儿不是享福的命,只想和娘一起相依为命。”秋冰月冷冷说道。

“冰月,不许这么跟爹说话,咳咳……”进门来的是一个瘦弱的妇人,两个丫头一人一边扶着,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似的。

“娘,你不在屋里躺着,怎么出来吹风啊。”冰月一脸心疼地说。

“你这两天也不去看娘,娘有些话想跟你说,咳……冰月,你爹说得对,刘阁老权倾朝野,他如今要认你为义女,是你的福份,也是咱家的福气,冰月你知书达理,温柔娴淑,当了阁老之女,阁老定会为你选一门亲,京城之地,非富即贵啊,到时娘终有扬眉吐气的一天,娘还指着你享福呢。”说着偷瞧了秋老爷一眼,后者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秋冰月心里清楚,娘不问世事,什么朝廷阁老的她又怎么能知道,定是爹爹在她面前游说,念及此,心中更加烦躁。

“好了,我们也不多说,道理都给你讲完了,给刘阁老做义女这件事,你是答应也得去,不答应也得去,得罪了刘阁老,后果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秋老爷说完带着二夫人愤愤而去,冰月的眼泪打湿了桌上宣纸的墨痕,字迹依稀可辩,“日日思君不见君,独饮长江水”。

聪哥哥,不管你身在何处,冰月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金陵知府不算大,府中设两所配院分别是一妻一妾居住,而秋老爷所住的主院叫松园,取岁有松柏,经冬犹绿之意,又与秋老爷的名相重合,寓意更是不凡。

知府中还有一处小别院,是由管家一家三口居住,院中散种着十几种花木,随风摇曳,平添了几分山野隐逸的趣味。可冰月最爱的还是那一小片梅林,这是当年她与易聪辛苦了十多日,自己动手栽种上的。

冰月穿过那片梅林,便看见了易管家正在前面慢慢走着,似乎是在等她一样,“易管家好。”冰月极有礼貌的轻声唤道。

“喔,是二小姐,请问二小姐有何事?”易管家是一个身体结实,不苟言笑的老者,不知道为什么,冰月一直觉得他很难以亲近,好似自有一股威严,不像个一般仆人,但对老爷倒是忠心得很,冰月忽然想到,他是会功夫的,小聪哥哥的功夫不都是他教的吗,只是……他为何要隐藏呢?

“不知二小姐找老夫所谓何事?”

厄,秋冰月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红着脸道:“管家,我只是想问问,易大哥可有信来?”

“喔,这个,是有的。”易管家微一沉吟说道。

“是吗?”冰月面上一热说:“他可有信给我?”

“聪儿的确有封信给小姐,只是前几日太忙,倒是忘了。”易管家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冰月。

“谢谢管家,冰月告辞了。”

“呵呵,二小姐慢走。”

榕树后,秋知县缓缓步出,“易管家,小姐不会看出什么吧?”

“老爷放心,聪儿从小都是我教他读书识字,他的字迹老奴还是模仿得出的。”

“嗯,那就好,其实我们都是为了后辈好嘛,他们的这点心思我们做父亲的又怎会看不出,从小聪儿就对冰月好,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如果不是出了这个事,老夫还是很希望他们能结合的。”

“老爷当以大局为重,刘阁老那边可是不能得罪的。”

“好,这个事不可与第三人说。”

“是,老爷放心。”

看着秋老爷远去的背影,易管家轻声说道:“聪儿将来是做大事之人,怎能被一个知县女儿缠住,罢了,希望将来聪儿不会怪爹的一片苦心。”

砰,门被撞开,吓了正在做针线活的烟儿一跳,待看清,原是自家小姐,不满地说道:“小姐,你是个大家闺绣好不好,再不济也是小家碧玉,好歹也要做点样子嘛,这样风风火火的,以后看易哥哥怎么敢娶你。”

“好你个烟儿,竟敢取笑我,看我怎么罚你。”冰月说着装样子要嗝吱烟儿,吓得烟儿欢叫着跑开。

屋里冰月把易聪写的信掏出来,脸上的表情扑闪不定,原来信中易聪也让她答应做阁老之女,还说他就在京城,只是事务繁忙不能回来,只要她上京,便能随时相见。

廖廖数语,让冰月参详不透,聪哥哥也想我进京,只是入了阁老府还能想见面就见面吗?

“小姐,原来是易大哥有信给你啊,他是不是对你诉说相思之情啊,咯咯。”烟儿偷偷溜进来。

“烟儿,聪哥哥也让我认刘阁老为义父。”冰月幽幽说道。

“那小姐如何打算?”

“聪哥哥不会害我的,我听他的话。”主仆二人相互对望,屋里一片沉寂。

单纯的冰月此时并不知道,大宅门里的故事,她永远难以看得明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