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秋冰月朱祐枫完整最新更新-错嫁冰山王爷免费在线阅读

秋冰月朱祐枫完整最新更新-错嫁冰山王爷免费在线阅读

2020-05-30 14:38:44   编辑:曼香
  • 错嫁冰山王爷 错嫁冰山王爷

    曾经以为相知相许,便能成就一生,可你却毫不留情将我推入那层层高墙,那好,为了你,我进。可是当我迷恋上了墙内那一片风景时,你用尽手段将我拖出,你可知进去的路泪痕遍布,出来时也会寸断肝肠,你说:如果当初。...

    清秋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错嫁冰山王爷》 小说介绍

曾经以为相知相许,便能成就一生,可你却毫不留情将我推入那层层高墙,那好,为了你,我进。可是当我迷恋上了墙内那一片风景时,你用尽手段将我拖出,你可知进去的路泪痕遍布,出来时也会寸断肝肠,你说:如果当初。但,你可知,没有了如果亦不复当初。最唯美的爱情,最痴情的守候,最纯粹的心动,繁华过后花易落,谁人与我共长歌。轻笑带泪中,演绎一场荡气回肠的品朝堂,行江湖,战大漠,洒热血的大明悲歌。

《错嫁冰山王爷》小说主角名为秋冰月朱祐枫,是作者清秋打造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曾经以为相知相许,便能成就一生,可你却毫不留情将我推入那层层高墙,那好,为了你,我进。可是当我迷恋上了墙内那一片风景时,你用尽手段将我拖出,你可知进去的路泪痕遍布,出来时也会寸断肝肠,你说:如果当初。但,你可知,没有了如果亦不复当初。最唯美的爱情,最痴情的守候,最纯粹的心动,繁华过后花易落,谁人与我共长歌。轻笑带泪中,演绎一场荡气回肠的品朝堂,行江湖,战大漠,洒热血的大明悲歌。

《错嫁冰山王爷》 第2章:梨花香 免费试读

金戈箭羽,当年麾下谁英雄?孽缘,良缘?时光流转,谁与评说?

新荷绽月,莫忆绕床青梅时,岁枯,岁荣,寸寸相思,寸寸成灰。

十八年后,金陵郊外,初秋。

金陵城的秋天,永远是这般的火热,十里红枫霜年华,才子颂佳人绣,端的是一幅好画面。

城外的官道上,一辆蓝蓬马车狂奔在泥地里,踏得泥水四溅而起。车旁是三骑男子,其中一个白衣胜雪的俊朗男子骑在一匹雪白剔透的骏马上,一身风骨,丰神俊逸,清雅如风,只是神色间却满是焦虑之色。

这时乃是明成化(明宪宗)二十二年,时值初秋时节,金陵城一片歌舞升平,虽说明成祖朱棣在永乐十九年迁都顺天府(北京),明初的国都应天府(金陵)还是一派繁荣景象,虽然寒意日深的秋天刚至,但普通百姓都未匆忙换上厚重的袍子,仍着轻巧衣裙,街上一派祥和景象。

这是金陵郊外的一处小湖,湖不大,尚未冰封,仍是碧水悠悠,缓缓流动,湖水任意舒展开来。此时湖边正立着一位姑娘,从穿着上看,应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小姐,只是,不似平常小姐那样娇气奢华,看样子,她站在这里已是很长时间了,而旁边只有一名丫环模样的人一脸神色焦虑的等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小姐,咱们回去吧,湖边风大,小心着凉呀”。终于小丫环再次带着哭腔开口了。

“烟儿,急什么,我只是想多看看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此后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了”。小姐看向丫环缓缓开口,声音竟如黄莺般清脆,但见这位小姐,小脸略施薄黛,唇红齿白,大大的眼睛,内有一层薄薄的雾气,慢慢弥散开来,漂亮的唇边浮起一丝笑容,却是凄凉无限,仍可见右边脸颊上若隐若现的梨窝,想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确切的说,这位小姐五官长得并非倾国倾城之貌,只是,这样的五官再搭配上这样的气质,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来形容,最恰当不过。

冷冽的风吹过,小姐身上浅紫色的长纱裙随风轻轻摆动起来,不禁身躯一颤,小丫环低头嘟嚷道:“等会小姐染上风寒,我又少不了挨一顿责骂。”这丫头也不过十三、四岁模样,梳着两个发髻,长得很是清秀可爱。小姐又发出一声低叹,自言自语又象是跟丫环说道:“我纵是在这里站上一天,又如何能改变爹爹的主意,罢了,回吧。”

正要转身离去,忽闻身后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在身边停下,“冒昧打扰两位姑娘,可否为我们指一下路,这两条岔路哪条是进城之路?”问路之人极有礼貌。

一阵淡淡梨花香撩过身侧,煞是清新。小姐回转过身,只见马上一行三人,还有一辆蓝蓬马车,不知车里是否有人,但见马上二人都是一身黑衣短襟打扮,而问路的男子却一袭白衣,腰悬长剑,身形偏瘦,眉目俊秀,浑身有一股子的脱尘之气,姿态随意却优雅,但白衣却沾上无数泥水,那张俊秀的面孔也染着点点腥红。他眉眼间尽含焦急之色,离得近了,小姐才知道,原来那淡淡的梨花香是从他衣衫中散发出来的。

“啊,你受伤了。”但见白衣少年手臂衣袖划开了一个口子,周围全是红色,小姐一声轻呼。

“实不相瞒,我们是从京城而来,本是护送少爷来此查看生意,却不想半路遇上一伙盗贼,打伤了我家少爷,我们现要马上进城找大夫,拖延不得,可否请小姐带路?”

小姐微一沉吟,道:“好吧,正好我们也要进城,就带你们一程吧。”

“谢过姑娘,那就请小姐上车。"

“小姐啊,你是怎么搞的,你帮他们指一下路就行了嘛,干嘛还要带路啊,他们手上有兵器,看上去都不像什么正经好人,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万一你要出什么事,烟儿也活不成了。”

“烟儿,我看他们不像坏人,我们身上也没什么银子,人家也不必打劫咱们吧,别人少爷受伤了,他们又是初来乍道,还是快点带他们找大夫,救人要紧。”主仆二人虽是耳语,但白衣少年不知是否听见,回首向她二人微微一笑,却被丫环一瞪眼望回去,不觉面上一热,大喊一声,“驾”。马与车快速向其中一条路驰去。

几人穿过几条大街,来到一家药铺前,忽听小姐叫停车说道:“这里是金陵最大的药房,里面的张大夫诊治很是厉害,凡大户人家的人生病,都是找他的,只是收费略贵些,相信你们的伤在这里治是无大碍了,小女离家已久,不便在外逗留,就此别过。”

白衣少年抱拳一辑,说道:“多谢小姐带路,我代我家少爷谢过,还请教小姐芳名,家住何处,以便日后答谢。”

小姐淡淡一笑,唇角漾起小小酒窝:“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更不必言谢,就此别过,烟儿,咱们走吧。”小姐一边说,一边看向马车,心道:不知车内之人伤得如何,一路行来却无半点声息,管他呢,自己还有一大堆事处理不了呢,想到回家后见到他们,又听他们那些说了无数遍都说不腻的话,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