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秋冰月朱祐枫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秋冰月朱祐枫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2020-05-30 14:51:29   编辑:语蓉
  • 错嫁冰山王爷 错嫁冰山王爷

    曾经以为相知相许,便能成就一生,可你却毫不留情将我推入那层层高墙,那好,为了你,我进。可是当我迷恋上了墙内那一片风景时,你用尽手段将我拖出,你可知进去的路泪痕遍布,出来时也会寸断肝肠,你说:如果当初。...

    清秋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错嫁冰山王爷》 小说介绍

曾经以为相知相许,便能成就一生,可你却毫不留情将我推入那层层高墙,那好,为了你,我进。可是当我迷恋上了墙内那一片风景时,你用尽手段将我拖出,你可知进去的路泪痕遍布,出来时也会寸断肝肠,你说:如果当初。但,你可知,没有了如果亦不复当初。最唯美的爱情,最痴情的守候,最纯粹的心动,繁华过后花易落,谁人与我共长歌。轻笑带泪中,演绎一场荡气回肠的品朝堂,行江湖,战大漠,洒热血的大明悲歌。

秋冰月朱祐枫是作者清秋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曾经以为相知相许,便能成就一生,可你却毫不留情将我推入那层层高墙,那好,为了你,我进。可是当我迷恋上了墙内那一片风景时,你用尽手段将我拖出,你可知进去的路泪痕遍布,出来时也会寸断肝肠,你说:如果当初。但,你可知,没有了如果亦不复当初。最唯美的爱情,最痴情的守候,最纯粹的心动,繁华过后花易落,谁人与我共长歌。轻笑带泪中,演绎一场荡气回肠的品朝堂,行江湖,战大漠,洒热血的大明悲歌。

《错嫁冰山王爷》 第9章:好大一朵喇叭花 免费试读

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气氛压抑,虽是初秋,却早已吓出一身汗,提着裙角,冰月嘴里不住埋怨这长不拉叽的裙子,后面还拖一截,幸好民间不这么穿,不然像她以前那样洗衣服,不累死才怪呢。

皇宫偌大,初来的冰月左瞧右看,东逛西荡,见什么都新鲜,因她腰上带着进宫的木牌,倒也无大内侍卫上去盘问她。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偏离了御花园,待她反应过来时,早已将路痴本色发挥到了极致。

糟了,冰月抓抓头,四处望望,这是什么地方,怎的四周都是一样的房子啊?阁老怕是等急了吧。

“喂,这位大哥,请问御花园怎么走啊?”秋冰月还不算太笨,立刻上前向一名站得笔直的侍卫问道。

可惜这位侍卫大哥忠于职守,压根就不答理她。冰月绕着他转了两圈,上下打量了一番,终于伸出手指怯怯的戳了人家脸一下,侍卫猛的一瞪眼,冰月吓了一大跳,立即后跳半步,拍着胸口嘴里不停嘟嚷道:“原来是活的,没事装什么木头人。”

“切,不说就不说吧,狂什么。”冰月抓抓头,提着裙子左右看看,见右边似有一个月牙拱门,便急急奔去。

路过一个极大的宫殿,冰月走过后又小碎步的退回到门口,趴着门框贼眉鼠眼的向内瞅去,哇!皇宫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冰月不敢相信般的揉揉眼睛,这座宫殿里充盈着草药与硫磺混合的气息,浓烈而呛人。而深遂晦暗的殿里到处飘着绘了九宫八卦的招魂灵幡,悬着用朱砂写了咒语的灵符。

左右看看,见宫门外无人把守,极度好奇的秋冰月嗫手嗫脚的轻轻走进门,透过巨大的屏风看去,在殿的最内处,放置着一个冒着黄色烟气的三足铜鼎炉,四个道童模样的人按着四方的位置坐着,拿着芭蕉叶形的大扇子拼命的煽火。鼎炉底部被烧得通红,发出刺刺的声音。若不是殿内朱红色的圆柱上雕有金色的盘龙,彰显出天家的气派,冰月都几乎以为是走进了道观。

冰月正百思不得其解时,突闻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吓得她立即钻进铺着黄绸的供桌底,捂着嘴屏住呼吸。

急匆匆进来的是两个内监,两人直奔供桌而来,透过黄绸底端,冰月只看得见两双靴底。

只听其中一人一面换着供品一边尖着嗓子说道:“昌子,知道不,就刚才那会子又出了一件大事,皇上听了李孜省的鬼话,今日便要吃那老道士献上的什么十全延年神丸!”

那个叫小昌子的内监道:“咱皇上哪日不是这个丸那个丹的,有何稀奇?”

原先说话的内监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听说要用十名处子的最后一滴血作药引助着服下去,已经挑了十名宫女了。”

小昌子眼瞪得溜圆,道:“最后一滴血!那去的女子岂不都要死啦?”

“是啊,这原来都是杀一个两个,这一次杀那么多,啧啧,都是可怜的孩子啊。”两人低声说着脚步声渐渐远去。

秋冰月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面上,一手还紧紧揪住胸前的衣襟,额上直冒冷汗,太可怕了,是真的吗?那个看似温和的皇帝,居然会喝人血,原来这里竟是皇帝的参佛炼丹处,可是皇宫里怎么可以做这些呢,这个皇宫太可怕了,她不要留在这里,不要和这里的人有瓜葛,永远都不要再来。

偷偷撩起黄绸一角看去,除了屏风后四个童子仍在煽火外,已空无一人。秋冰月轻轻爬出,边向门外退去边打量着四周,越看越是心惊,心底的寒气一股一股的不停往外冒。

啪,突的左肩猛的一紧,冰月的心咚一下,狠狠抖了一抖,微微垂目看去,一只修长而洁白的手掌正搭在她的肩上,立时全身寒毛象是被喊了立正般全部竖起,半刻后,变了调子的哀嚎声响起,——“鬼啊!!!”

身后的人集体打了个哆嗦。

“哈哈哈,哪来的傻妞,你才是个女鬼呢。”身后一个清亮中略微带着少年特有的沙哑嗓音响起。

冰月疑惑的转过身,抬眼看去,这一看又差点笑出声来,将手搭在她肩上的是一个长着一张可爱娃娃脸的少年男子,年岁约摸与她相仿,此人五官倒也清秀,只是脸上却挂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痞笑,实是毁了这样一张脸。他的身子却如裹在花团锦簇中,深红色的宽袖长锦袍上绣满大朵的花团,领间袖口袍角无不绣上锦花,腰带上五彩金丝线绣的荷包挂了好几个,隔得近了,还能闻到男子衣间传来的阵阵浓香。

冰月心中笑道:这人,整个一大喇叭花。

看到她在打量他,少年微眯起眼睛,嘴角漾出一抹戏谑的笑容:“所谓伊人,宛在屋中央。你是何人,胆敢来这儿?”

瞧他这身装扮,莫不是宫里的戏伶?“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请你把手拿开。”冰月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大胆,敢在王爷面前放肆,来人啊,给我掌嘴。”娃娃脸身后一位老太监喊到。

“慢,本王都没发话,看谁敢乱做主张,说,你是哪一宫的宫女?”少年讽刺的高声道:“长得丑还这么嚣张,有个性,我喜欢,你以后就跟着我吧。”这是命令的口气,说完手是离开了她的肩,却轻拂过冰月的脸颊,冰月一掌拍开他的手,怒火冲天,长得丑?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形容和轻薄。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冰月忘了宫中的危险,昂起头,叉腰骂道:“看你小小年纪,就这么色相毕露,绝对是个早夭的命!”

“你……你……”娃娃脸气得脸色惨白,指着冰月好半天才吐出句完整的话:“你大胆。”

这时一名太监匆匆跑来,喘着气说道:“奴才见过康……康王爷,老太后还在等王爷呢,都催几遍了,太子爷和靖王爷早就到了,你就别在这玩儿了。”

“哼,你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我,敢跑,日后就别让本王逮着。”说罢狠狠的一拂袖,头也不回的领着一群人转身离去。

冰月使劲掏掏耳朵,“康……什么王爷?居然有这么年轻的爷爷?王爷是个什么官?很大吗?等你?有病吧你,哼,别让本姑娘再见到你才是。”冰月对此人的印象归结了一句,狂妄兼好色。

再看看偌大的宫殿,里面的童子不知是不是聋的,适才外边这般大的声音也未见他们抬一下眼皮,仍然一下一下的扇着风,仿佛这便是他们生存在世上的唯一目的。冰月只觉得殿内阴风四起,再也不敢多做片刻逗留。

这里的人,果然很强很暴力。

“气死了,气死了。”秋冰月一面走一面骂,真恨不得把那少年绑起来使劲抽,然后卖到小倌馆里去接客!一路使劲的跺着脚,咬牙切齿的骂着,也不知道脸有多扭曲,几乎每个路过的宫女太监看她一眼都快速的低了头冲过去。

不知发泄了多久,这份气才渐渐消了,气着自己才不划算呢,她跟他又不熟,管他说什么,自己的事都还没完呢。

果然在见到刘阁老后,又被狠狠的数落了一番。

对于这趟进宫,冰月并未多想,她此时还不知道,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当你认为是很重要的人或事的时候,命运偏偏拐了个弯,让他们擦肩而过;有时候你认为是不重要的,偏偏却是生命中的重中之重。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