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公子请上钩全集目录-宫雪南宁大结局免费阅读

公子请上钩全集目录-宫雪南宁大结局免费阅读

2020-06-01 11:28:37   编辑:妙彤
  • 公子请上钩 公子请上钩

    一朝穿越使得她米虫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遇见他,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异界寻得的兄长忽然离世,故人将闺蜜的回家之路来当做要挟她的筹码,师兄的不辞而别,心爱之人的见死不救……女子凌厉一剑,那忘川河边,奈...

    官秋月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公子请上钩》 小说介绍

一朝穿越使得她米虫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遇见他,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异界寻得的兄长忽然离世,故人将闺蜜的回家之路来当做要挟她的筹码,师兄的不辞而别,心爱之人的见死不救……女子凌厉一剑,那忘川河边,奈何桥前的三生石便被拦腰斩断,他二人的名字被无情的撕裂。沉睡的婴孩被投入忘川河中,素白的身影消失在往生台前。一支玉笛摔碎在旁,世间再无须臾之花。

精品好书《公子请上钩》是来自作者官秋月最新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宫雪南宁,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一朝穿越使得她米虫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遇见他,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异界寻得的兄长忽然离世,故人将闺蜜的回家之路来当做要挟她的筹码,师兄的不辞而别,心爱之人的见死不救……女子凌厉一剑,那忘川河边,奈何桥前的三生石便被拦腰斩断,他二人的名字被无情的撕裂。沉睡的婴孩被投入忘川河中,素白的身影消失在往生台前。一支玉笛摔碎在旁,世间再无须臾之花。

《公子请上钩》 (一)巧入十三尘世中 自道原是故人来 免费试读

南宁整个人身体僵硬着,躺在雕花香檀的大床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一颗一颗滚落下来,沾湿了香蚕丝的枕巾,一只手掀起被角,另一只手搭在她脉搏上,良久,南宁的手微微动了动,再后来,没了动静。

南宁紧紧拧着眉头,似是承受着巨大的苦痛。

然而,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那是一种什么痛。

只觉得像是叫人把骨头拆开来又安上似的,痛到了麻木,又像是一盆滚油泼下来,浑身都是火辣辣的,像是漂在水中,找不到一个可以停下来的支撑点。

南宁挣扎着想睁开眼,却是徒劳,恍惚中听到了有人谈话的声音,模模糊糊,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糊糊涂涂又霎时清醒过来,恰好逢到每一丝痛楚都藏了起来,只能感觉到大脑的思考。

说不清楚是对宫雪有什么感觉,只是,真的很怀疑他,一切都太巧合了,突然出现又离奇消失的墓地女子,晕倒在墓前的宫雪,撒谎称不记得自己的家,故意让自己收留他。

所有的事情零落在一起,像是一根无形的线将一切串连在一起,真相近在眼前,可又忽而模糊不堪。

南宁只觉得耳边响起一阵阵呼喊,她悠悠转醒。怔了许久才回归元神,看清了那个一直呼喊自己的人。

那人只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梳着百合鬓簪了对儿流苏,穿着桃粉色的襦裙,长得清秀可爱,睁大着水灵灵的眼睛站在床头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见她醒来,嘴里就嘟嘟囔囔道:“公子说的没错,只要一直喊着,姑娘就会醒了,这是真的。”

南宁怔了半天,缓缓坐起身看看周围,自己身在雕花香檀的床上,右手按在床帮上,床上垂着纱幔,床边案桌上的香炉里烟丝渺渺,有一道屏风将床隐于房门视线之后,纸窗、雕花木门,一切都是古色古香原装的古式家具装修,没有摄像机,没有任何的现代化设备,甚至连个近代的电灯泡都没有。所以,这是,穿越?

穿越?!太可笑了吧!

她十六年的岁月中一共买了三百九十二张各种彩票,别说大奖了,甚至连个安慰奖都没中过,她会得到穿越这种走大运的中奖机会?骗谁?这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宫雪吗?一定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一定是这样的!

南宁挣扎着就要下床,一动全身就都痛了起来,“砰”的又摔回了床上,南宁拧着眉低声咒骂。

“姑娘千万别乱动啊,公子说伤到了筋骨要好好休息。”那小丫头慌忙的拦住她。

“好,我不乱动,”南宁闭上眼,咬咬牙道,“你先出去。”

“可是,公子说……”

“我管你什么公子!你,出去!出去!”

“诺。”小丫头被吓得低着头赶忙跑出去,倒还没忘了把门带上。

南宁粗喘着气慢慢顺着床头躺下,双手紧紧攥住被褥,头脑渐渐平静下来,脑海中忽而闪过一个人,这件事的缘由,似乎有些眉目了。

第二天,阳光刚刚透过薄薄的窗纸射在南宁的满是睡意的脸颊上,她就被无情地弄醒了。

女孩子端着汤药,站在南宁床前,面色冷淡。

南宁睡眼朦胧的盯着她,被她眼睛里的淡意慢慢催醒过来,南宁这才看清她的长相,顿了顿。

再来照顾南宁的是另外一个女孩子,与昨日的女孩子两人倒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一个冷淡,一个活泼。

“姑娘,请喝药。”她的语气也十分淡。

“你叫什么名字?昨天那个女孩是你姐妹吗?”南宁接过碗,看着那黑乎乎的药,有些反胃。

“回姑娘,婢子名小锦,小桃是婢子的妹妹,昨日冒犯姑娘真是该死。”她说着便要跪下。南宁吓得没把碗摔掉,伸出手扶她,“别别,昨天是我心情不好,对着你妹妹发火,真是对不起。”

“姑娘言重了。”小锦站起,立在床边,见南宁迟迟不动碗里的药,道,“姑娘,药凉了就不好了。”

“呃,可不可以不喝?”南宁一脸苦瓜样。天知道,她最讨厌喝药了,西药就算了,还是这黑乎乎的中药,真是让人接受不了啊。

“公子说这药必须要喝,而且还要再喝上至少半个月。”小锦一板一眼地回答道。

半个月!南宁翻了翻白眼,乖乖喝了两口,突然想到什么,差一点把药吐了出来,顿了顿,又苦着脸咽下去,“对了,你有没有见到,呃,我的耳坠还有一本书,封面画着蓝色妖姬花,那对我很重要。”

“耳坠和书……”小锦低头想了想,“好像是有,不过在公子那里。”

“那你们公子呢?”南宁语气有些焦急。

“公子外出,恐怕要半个月后才能回来。”

“买糕的!”南宁白眼又一翻,差点没昏过去,那些可都是她的身家性命啊!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把汤药猛一灌,苦涩的药汁顺着食管顺畅的灌进胃中,南宁眼角泛起苦苦的泪花。

还好小锦伶俐,提前准备好了蜜饯,她捞起一块填到嘴里,才好受了一些。

半个月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南宁时常拉着小桃说话,至于为什么不是小锦,是因为从小锦嘴里什么也套不出来!

旁敲侧击中南宁才知道了自己所处的地方叫做南苧国,处于东陆的南部,北面是云殇国,西北是漠北国,周围也有一些零散的小国,但是三国鼎立的局面可以维持数百年,这倒是让南宁很惊讶。

云殇人大都修习巫术,信奉月女神;南苧只有皇室和君玄观的诸多弟子修习巫术,信奉日女神;漠北修习巫术的人寥寥无几,但也因为夜女神的庇佑而可以与其他二国对抗。正是因为这神明护佑三国鼎立的局面才没被打破。

但是,最近几年云殇和南苧的关系似乎不太好,也不知现在这样的局面会不会被打破。

最让南宁在意的是南苧国的太子就叫宫雪,从年龄上来推算,太***雪也就只有十九,而那人怎么看起来也有二十多岁,莫非是长得太早熟?

“唉,算了,不想了。”又是一个晴日头,南宁身上的伤也全好了,连一点疤都没留,虽然她也很奇怪自己这一身大大小小的伤痕是怎么来的,但总不好意思开口询问,只好归于沉默,认为是穿越时落地不好,摔此一身伤。

南宁像前几日一样将手帕往脸上一搭,昏昏欲睡。

“小锦,那姑娘现在怎么样了?”南宫宁雪一袭紫衫,少许头发用一根雪蚕丝布帛束在脑后,有几分儒雅,朝着南宁所在的小院走去,小锦和衣蓝在后面跟着。

“服了公子的方子,姑娘现在好多了,只是身子还有些懒。”小锦恭恭敬敬的回答。

“哦。”

“咦?”刚进院子,就看到南宁躺在那树下的美人椅上睡着了,帕子搭在脸上,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头发随意的散着。一时有些玩儿性,南宫宁雪轻步走近,隔着帕子碰了碰她的脸,南宁一动,手软软的打在他没来得及收回的手,嘴里低喃。

南宫宁雪没有听清楚,微微倾身贴近。

“别玩儿了,七七,唔,宫雪?”南宁轻扯帕子露出眼来,朦朦胧胧看见南宫宁雪贴近的脸,还以为见到了宫雪,她还在店里,又闭上眼,喃喃道,“宫雪你什么时候也跟七七学坏了,打扰我睡觉,真是……啊!不对!”

南宁突然反应过来,猛地起身,头直接撞在了还没躲开的南宫宁雪的肩膀上,反作用力地往后面仰去,南宫宁雪猛地伸手捞住了她。

“对不起,对不起!”南宁站起身,弯腰道歉,微微低眉不落人注意的仔细看看南宫宁雪,心里默默道:确实和宫雪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宫雪好像从来不会露出这种,呃,温文尔雅的笑容,总是露着呆萌的表情,做事也是稀里糊涂,“请问公子贵姓?”

“在下免贵姓南宫,名宁雪。”他十分知礼地后退一步,与南宁保持距离。

“南宫宁雪?”南宁脑子一卡,不是宫雪?如果去“南宁”二字的话,不就是“宫雪”了,再说,化名这种事很常见吧,应该吧……南宁心里也不确定,毕竟那只是小说中经常这样写,若是按照古时传统,改姓氏也只有某些特殊情况之下才不得已做出的事,耶?不对,都说了是化名啊,干嘛想那么远?恩恩,南宫宁雪还有待考察。

“公子,打扰了,午膳已经备好,不知公子是在偏厅用膳,还是在正厅?”小锦恭敬问道。

“不知秦姑娘何意?”南宫宁雪率先问南宁。

“就在正厅好了,”南宁笑笑,问小锦,“不知道今日有没有琉璃珠玑?”

“自然是有的。”

“琉璃珠玑?”南宫宁雪也是好奇地一挑眉,他倒是还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道菜。

“公子看到后就知道了。”南宁稍稍有些得意地说道。

果然,让南宫宁雪吃惊的不止这一道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