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无弹窗茅山弃徒左道陈张双娴小说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无弹窗茅山弃徒左道陈张双娴小说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2018-12-15 14:18:35   编辑:寒香
  • 茅山弃徒 茅山弃徒

    茅山弟子左道陈因为被诬陷偷看师姐洗澡,被掌门一怒之下轰出山门,从此都市中出现了一个保护人间的茅山道士。婴灵、色鬼、僵尸等各种鬼怪层出不穷,左道陈奋勇降妖除魔,造福社会,还人间一方净土。

    云下的冷风 状态:已完结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茅山弃徒》 小说介绍

茅山弟子左道陈因为被诬陷偷看师姐洗澡,被掌门一怒之下轰出山门,从此都市中出现了一个保护人间的茅山道士。婴灵、色鬼、僵尸等各种鬼怪层出不穷,左道陈奋勇降妖除魔,造福社会,还人间一方净土。

精品好书《茅山弃徒》是来自云下的冷风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左道陈张双娴,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主要讲的是茅山弟子左道陈因为被诬陷偷看师姐洗澡,被掌门一怒之下轰出山门,从此都市中出现了一个保护人间的茅山道士。婴灵、色鬼、僵尸等各种鬼怪层出不穷,左道陈奋勇降妖除魔,造福社会,还人间一方净土。

《茅山弃徒》 第2章 苦命女子 免费试读

"姐姐你没事了,那我先走了。"左道陈现在很饿,想吃东西,虽然不是很想离开这个美女,但为了肚子,只能硬着头皮转身了。

"诶,小道士,留个手机号码给我,万一孩子不肯走,我也好找你啊。"女子急忙拦住左道陈。

"什么是手机号码?"左道陈探脑发话,在茅山哪里见过手机啊,手机壳都没见过。

"你是刚从山上下来的吗?"女子莞尔一笑,她这一笑,笑的很好看,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笑,左道陈心中特别有感觉。

他在山上完全与世隔绝了。

"你怎么知道?我刚被师门赶下山。"左道陈惊呼,难道这美女能知前后,太厉害了吧。

女子再次莞尔一笑,她这一笑,令左道陈直接傻眼,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容颜那么动人?此时发觉,茅山上的那些师姐,简直不是人,是猪。

"这样吧,我请你吃饭,正好我公寓也挺大,你先住我那,如果你帮我把麻烦解决,姐姐给你三千块怎么样?"女子伸出三根手指头。

"真的?"能填饱肚子,左道陈自然高兴。

此时他发现,活在社会上吃饱才是正事,饭都吃不上,其他免谈。

"来,姐姐帮你拿东西。"女子挽上头发,拿过行李箱,左道陈便跟着这个身怀鬼胎的女子走了。

跟在女子身后,左道陈的心中越发跳的快速,不知道为什么,美女婀娜的背影,他很是喜欢,非常喜欢看,看一眼,心里都会有很浓的感觉,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姐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左道陈跟在身后,脸红着说话。

"张双娴,你呢?"张双娴开口说道。

"左道陈。"左道陈说出自己的名字。

"左道陈,还真有道士的味道啊。"张双娴回头笑道。

到了张双娴家的公寓,公寓大门有保安看守,进去的时候,那些保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不过左道陈没在意。

张双娴的家,在正中间的那栋,四处对应的位置都比较好,走到中间的公寓,左道陈跟着张双娴上楼,她是女人拿着个东西有点吃力,左道陈立刻伸手接过,"我来拿吧。"

张双娴也不强求,展颜微笑松手,上了公寓,她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去把灯打开,方才转身说道,"请进。"

左道陈微笑走了进去,里面的陈设惊呆了他,公寓里充满了温馨,瓷砖地面都比茅山房间的床干净,桌子是玻璃透明的,看上去清洁无比,脑袋左扭,厨房里面的各种厨具,闪着亮光,右边的沙发好像散发着对自己的排斥,似乎自己的屁股不配坐那高档沙发。

右边是窗户窗帘,沙发呈现凹形,前面有台挂式电视,房间里的任何东西,在左道陈这个刚下山的道士眼里,什么都是稀奇古怪的新鲜玩意。

房间灯光很亮,哪像茅山的灯笼,黑黝黝的,光线没起到作用,气氛倒是弄恐怖了。

抬头环视着打量了一遍,左道陈面露痴呆,张双娴发现了他的神情,微笑说道,"随便坐。"

左道陈微笑看了她一眼,转身看了看温馨的沙发,方才慢慢坐了下去,感受沙发的舒服,此时他终于感觉到了传说中的弹簧,那种荡漾,说不出的舒服。

很快张双娴到厨房倒了杯饮料过来,放在他面前的玻璃桌上,说道,"喝点饮料吧,需要喝什么,去冰箱倒就行了。"

"谢谢姐姐。"抬头看了一眼,发现眼前的张双娴更加美丽,不过她身上透着一股令他排斥的气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发现这种气质。

忽然张双娴消沉的低下脑袋,小声说道,"婴灵吸我的血,是我罪有应得,是我对不起孩子……"

"姐姐你怎么了?"左道陈探脑发问。

张双娴没有接话,低头沉默,几分钟方才抬头说道,"能不能让我跟肚子里的婴灵说几句话?"

左道陈犹豫了会,说道,"暂时不要,说多了它会激动的。"

"都怪我以前的男朋友,骗了我一次又一次。"张双娴双眼开始泛红,情绪有些激动,说道,"我的第一个男朋友是个爱赌博的人,天天骗我的钱赌,后来我怀孕了,他却拉着我去打胎,在路上我们一起出了车祸,男朋友死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后来我又交往一个有钱人,没多久我就有了身孕,他也逼着我打胎,我不肯,他就打我,没想到他居然有老婆,第二个孩子是被他老婆逼着打掉的,当时她给了我很多钱,逼我离开,还把这栋公寓转给了我。

我一个人,过的非常孤独,交往了第三个男朋友,刚开始他对我很好,花言巧语,后来就慢慢暴露本性,开始对我拳脚相加,不到半月的时间,我怀孕了,他不但不高兴,还打我,又逼我去打胎,同时还跟别的女人鬼混,我一生气就把孩子打掉了,这个孩子是我对不起它,它应该恨我的。"

张双娴说完开始捂脸大哭,"为什么会这样。"

左道陈听的脸色暴怒非常,双拳捏的紧紧,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听着心中也非常震怒,这要是亲眼所见那还得了。

"他们在哪,姐姐我帮你报仇。"左道陈一下站了起来,牙齿紧咬,腮帮鼓的很高,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姐姐这么惨。

一个孩子就是一条命,左道陈虽然从小待在山上,修炼茅山道术,但打胎对女人有多大伤害,他是知道的,不光对身体不好,还给自身添加罪孽。

"不用了,算了吧。"张双娴擦拭眼泪说道,"我只想肚子里的婴灵能有好的去处,还希望小道长能帮我超度他。

"无量天尊,贫道稽首。"左道陈起身躬身行礼,他这是在向茅山师祖行礼,转头对张双娴说道,"姐姐请放心,超度亡魂是我们茅山派的本职。"

张双娴见状,莞尔一笑,虽然之前的经过很是悲惨,但眼前左道陈的样子,还是把她逗乐了。

她一高兴,左道陈也就好受些,只是心里对那些糟蹋张双娴的男人很是痛恨。

"对了,姐姐,你这有吃的没,我一天没吃东西了。"左道陈讪讪说道,样子有些不好意思。

"哦……,我马上去给你拿。"张双娴立刻起身,转身去了厨房,打开冰箱,在里面拿出几个面包和几瓶牛奶。

递给左道陈,说道,"暂时先吃这个撑下,这几天我肚子痛的厉害,没买菜,等下我买点披萨给你吃。"

"披萨?"左道陈惊大眼睛,披萨这东西,从小在茅山只听过,没吃过,听师傅说,这披萨怎么怎么好吃,没想到今天可以吃到。

左道陈接过面包和牛奶,立刻打开大口大口的啃,他现在还在发育,饿了一天,耳朵明显开始发聩,在饿就听不见人说话了。

左道陈坐在沙发上,三个面包几口就被吃光了,牛奶也喝完啦。没用多少时间,张双娴就带着披萨回来,一大盒呢。看着眼前的披萨,左道陈激动非常,做人还是填饱肚子最重要啊。

"小陈,你从小在山上长大吗?"将披萨放在玻璃桌上,张双娴双手抱着膀子,坐在沙发上问道。

"嗯,我在茅山十五年了,一直待在山上,昨天刚刚下山,下山时我师傅给了我一百块,我没注意,几下就花光了,接着差点没饿死。"左道陈嘴里塞着披萨,鼓着脸说道。

张双娴再次莞尔低头一笑,笑的很矜持,虽然很漂亮,但左道陈心中已经有排斥,原因是她刚刚说,她经历过很多男人,张双娴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左道陈心中很嫉妒,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嫉妒,可能是他第一次下山,第一次见到漂亮女人的缘故吧。

"对了,婴灵晚上还会不会吸我的血?每次晚上睡觉,我都被痛醒了。"张双娴皱眉问道。

"晚上是阴气很重的,加上月亮的关系,婴灵会在那时候加速吸血,但姐姐你放心,你刚刚吃了符,暂时可以压制婴灵。"

"那它一直吸我的血,我会不会失血过多而死?"

"婴灵在肚子里叫吸血,其实它吸的不是血,而是你的寿命,所以你只会腹痛,不会死,放心吧。"这披萨不错,左道陈吃的合不拢嘴。

"那我能不能看看肚子里的婴灵?"张双娴探脑发问。

"这个可以,但我怕你害怕。"披萨吃光了,左道陈打了个饱嗝。

"虽然是我把他打掉的,但始终是他妈,让我看看吧。"张双娴哀求说道,"我只想看看他的样子。"

"好吧。"左道陈双手拍膝,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发现公寓内的门口旁边,放了一面镜子,"我先帮你打开阴阳眼,你照着镜子,就可以看见了。"

张双娴咽了咽口水,点头走向镜子处,其实她是害怕的,只是仗着左道陈在这,强装胆大。

走到镜子面前,左道陈从道袍里取出两张黄符,双手以食指中指夹住,双臂旋转交差,手指间黄符立刻焚烧,待得黄符快要烧完,立刻将符放在手掌上,等待全部烧成乌灰,方才双手合并搓揉,全部搓碎,便将乌灰按到张双娴的眼睛上,然后用手指在她脸上画了个阴阳太极。

"灵符为钥,速启阴阳,开。"左道陈双手合并,发抖默念口诀,念完右手以旋转之势,击向张双娴的额头。

张双娴脑袋被击的扬起,站稳之后,眨了几下眼睛,看向镜中的肚子,一看之下眼眶睁大,嘴唇惊成O型,只见自己的腹中卷缩着一个绿色的婴儿,婴儿闭着眼睛睡觉,这个婴儿全身泛着绿光,看得很是不适,镜子中的张双娴,肚子上有一层肉眼看不见的凸起孕妇虚影,鬼胎在里面,肚子是不会大起来的,通过阴阳眼,可以看得很清楚。

刚开始张双娴是惊讶的,后来慢慢伤心了起来,双手在镜子上,皱眉心酸,"孩子,是妈对不起你,我也是没办法,你原谅妈妈吧。"

婴灵自然不会回答。

"小陈,我能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吗?"张双娴扭头看向左道陈。

张双娴的心情,左道陈虽然不能理解,但还是能猜到她为什么要这样说,孩子变成婴灵怨恨她,她自然想要弥补孩子,如果她知道孩子会变成婴灵回来,她决不会把孩子打掉。

左道陈摇头,说道,"不行,如果你把他生下来,那他就是鬼,而你也会死,他虽然是你的孩子,但也是鬼,他想把你的命吸过来,变成他的命,生下来也是鬼命。"

"可我不想看着他这样。"张双娴开始落泪哭泣。

母爱是最伟大的,女人为了孩子是什么都愿意做的。

"姐你放心吧,今晚你好好睡一觉,明天好好哄哄他,如果肚子还痛,说明他不肯离去,那就由我把他抓出来。"左道陈说道。

茅山虽然是除鬼门派,但在学道的时候,师傅始终跟自己说,做什么一定要兼顾平衡,不能一味降妖除魔,鬼也有好鬼,不能见到鬼就杀。

但这只是林海一个人的看法,其他茅山弟子可不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毛大方这个人偏激,教出来的弟子都是一个德行。

"你把它抓出来?"张双娴开始皱眉,"那婴灵会痛苦吗?"

左道陈没有立刻回答,良久才才点头,"会痛苦,但不痛苦它就不能轮回,你想看他一直当鬼吗?"

张双娴没有再开口,她也知道,只有轮回才是最好的结果。

接下来没有再谈婴灵的事情,张双娴给左道陈安排了一间房间住着,公寓很大,有三个房间,她的在靠窗第一间,而给左道陈安排的在第三间。

不管怎么样,有吃有住就行,看着房间里的气氛,左道陈发现茅山的睡房就是猪圈啊,这里的厕所都比茅山睡觉的地方好,现在他好像有点明白,师傅为什么会说自己下山就不舍得回去了,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