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黎苏皖傅斯年免费阅读无弹窗-病娇总裁深入宠小说完整版

黎苏皖傅斯年免费阅读无弹窗-病娇总裁深入宠小说完整版

2020-08-06 18:02:24   编辑:亦岚
  • 病娇总裁深入宠 病娇总裁深入宠

    一场交易,黎苏皖嫁给了传闻中靠轮椅出行,没有实权的傅家三少。人前,他高冷禁欲,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人后,他毫不顾忌极致宠溺。她被人欺负,他说:“我没有别的个性,就是格外的护短,谁欺负她,就是打我的脸。”

    苏酒酒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病娇总裁深入宠》 小说介绍

一场交易,黎苏皖嫁给了传闻中靠轮椅出行,没有实权的傅家三少。人前,他高冷禁欲,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人后,他毫不顾忌极致宠溺。她被人欺负,他说:“我没有别的个性,就是格外的护短,谁欺负她,就是打我的脸。”

经典美文《病娇总裁深入宠》由著名作者苏酒酒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黎苏皖傅斯年,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一场交易,黎苏皖嫁给了传闻中靠轮椅出行,没有实权的傅家三少。人前,他高冷禁欲,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人后,他毫不顾忌极致宠溺。她被人欺负,他说:“我没有别的个性,就是格外的护短,谁欺负她,就是打我的脸。”

《病娇总裁深入宠》 第2章 传闻是个病秧子 免费试读

黎苏皖坚定信念后,掀开被子坐了起来,逆着光仍旧看不清他的面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佝偻着身体的原因,面前隐隐有一种压迫感。

坐起来之后,黎苏皖有些犯难。

她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何况傅斯年这样的身体状况,她要是不小心把他弄伤了怎么办?

再三思忖之后,黎苏皖鼓起勇气咬唇,拍了下床边小声询问,"你要不要坐下?"

黑暗中那张俊脸的唇角晕开一抹嘲讽般的弧度,而后又立刻消失不见,他用拐杖支撑着身体,微微侧身,轻喘着气坐在了床边,一个简单坐下的动作,他完成的十分费力。

黎苏皖盯着那张侧脸犹豫着小声呢喃,"那个……你的身体没问题吧……"

外界只传闻傅斯年从小就是病秧子,具体病因却不知道,万一他是什么心脏病,一激动出了事,她就真的说不清了,刚才来的时候她被蒙着眼睛直接带到了这个房间,这是哪里她都不知道,到时候万一出事,她就是杀人犯了。

"哼!"床边传来傅斯年短促的哼笑声,然后那抹身影缓缓转身,身体微微前倾凑近黎苏皖,快靠近那张小脸时却依旧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黎苏皖心中一紧,急忙双臂撑着床,身体后倾。

即使她给自己做好了思想工作,但毕竟她一点经验都没有,说对第一次没有期待是假的,况且现在是面对着一个不知长相的陌生男人,哪能做到气定神闲。

傅斯年不理会她的退缩,继续向她贴近,直到她跌倒在床上,黎苏皖闭上眼睛,双手死死揪着身下的被单,将小脸转向一旁,一副任人宰割的认命样。

傅斯年一只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探进她的睡衣里,大手碰触她肌肤的那一刻,明显感觉身下的人一抖,然后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即使这样,她还是死死地咬唇,没有要抵抗的意思。

傅斯年透过月光盯着那张倔强的小脸,眸色暗了暗,然后收回手转身,拿过了一旁的拐杖,床上的黎苏皖怔了几秒,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傅斯年已经拿着拐杖,颤巍巍地向前走去。

黎苏皖急忙从床上坐起来,想叫他,又不敢,只能咬唇眼睁睁的看着那抹身影离开。

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心理素质,她以为自己可以完全不在乎,可是事实证明还是做不到,傅斯年走了,他是有事暂时出去一下,还是不打算回来了?这样的话,她的任务算是成功还是失败?怎么办?不行!来都来了,她豁出去了,今晚一定要成功!

黎苏皖抱着双膝坐在床边,像是在提防着傅斯年回来,又像是在等着他回来一般,就这样过了一晚,天露出鱼肚白时,她终于坚持不住,昏昏沉沉地倒下去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

黎苏皖在噩梦中猛地被惊醒,然后挣扎着坐起来,摸到身上完好的睡衣后,松了口气,抬头看向房间的布置,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一看装饰就是寸土寸金的地方。

房间内采用白色的抛光砖,吊顶、墙壁等采用了不少雕刻造型,卧室划分出休息区、浴室区和休闲区,黑色的复古双人床,配合雕花的床头柜,突显着欧式风格的典雅与高贵。

黎苏皖虽然不太清楚价格,但却能感觉到四处都充斥着金钱的感觉,她掀开被子下床,拿过一旁放在沙发上的衣服换上,四处环顾了一圈后,抬脚走向了门口的方向。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傅斯年昨晚没有来,还是该考虑待会怎么从父亲口中得到母亲的消息,她这到底算是任务成功还是失败,她昨晚也没有惹到傅斯年,是他自己消失不见的,这不能怪她。

黎苏皖拉开门的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抹西装笔直的身影,她猛地一怔,惊得向后退了好几步,以为是傅斯年在等她,抬头却发现面前的男人脸色红润,没有丝毫病态,黎苏皖松了口气,正想开口,男人却微微鞠躬自我介绍,"黎小姐!我是余笙,负责送您回去!"

"你是……傅斯年……傅少爷的人吗?"黎苏皖忍不住悄悄探头看向两侧,这才发现这里像是酒店或者什么地方,两边是一望无际的走廊。

余笙没有回答她的话,而且让开门口伸出手臂淡道,"请!"

黎苏皖也没有再问,乖乖走出了房间。

等乘坐电梯下楼离开那个地方,她才看到那栋类似城堡的建筑最顶端上的两个烫金的大字"夜色"。

黎苏皖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却知道这个地方,她听闺蜜安以陌说过,香江市排名第一的娱乐场所,甚至外地的人都不远万里跑来这里消费。

"黎小姐!这辆车会负责送您回到家!"余笙淡漠的声音打断了黎苏皖的思绪。

"不……"黎苏皖原本想拒绝,看到一旁的出租车后怔了几秒,然后止住话点头,"谢谢!"

原本是出租车,她还以为是刻意送她的,无论如何,出了这个门,她都不打算再想起昨晚的事,或者再跟昨晚的人有任何交集,所以她不能欠她的人情,出租车她可以自己付款,无所谓了。

黎苏皖拉开车门上车,抱了家里的地址,出租车缓缓向前驶去。

眼看着后视镜中余笙的人影越来越小,黎苏皖彻底松了口气,靠在椅子内看向窗外的景色,思忖着待会回家要怎么说。

余笙目送出租车离开后,转身走向了身后几步外的黑色林肯内,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转头看向那张面无表情略带苍白的俊脸询问,"先生!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新闻出来了吗?"傅斯年答非所问地盯着前方询问。

余笙怔了几秒,然后掏出手机浏览了几秒,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轻轻点头,"嗯!报纸上也登了!"

傅斯年缓缓收回目光看了目光中夹杂着几分担忧的余笙一眼,靠在座椅内合上如扇的睫毛吐出三个字,"回老宅!"

"是!"余笙收回目光对着司机使了个眼色,司机会意后,急忙启动车子向前驶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