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南宫爵夏小暖免费阅读第15章 南宫爵夏小暖大结局

南宫爵夏小暖免费阅读第15章 南宫爵夏小暖大结局

2020-08-15 15:45:36   编辑:千丹
  • 南宫爵夏小暖小说 南宫爵夏小暖小说

    一句话简介就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失去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可是,他忘记了,五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可以不要命。她问:“南宫爵,如果...

    布丁奶茶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南宫爵夏小暖小说》 小说介绍

一句话简介就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失去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可是,他忘记了,五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可以不要命。她问:“南宫爵,如果我真死了,你是不是会很开心?”安小暖死了,死在了一场飞机失事之中。三年后再见。她说:“我叫秦暖之,你们认错人了。”南宫爵唇角微勾:“这个世界上,我谁都会认错,但是,不会认错安小暖。”

南宫爵夏小暖是作者布丁奶茶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南宫爵夏小暖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都市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那么南宫爵夏小暖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一句话简介就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失去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可是,他忘记了,五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可以不要命。她问:“南宫爵,如果我真死了,你是不是会很开心?”安小暖死了,死在了一场飞机失事之中。三年后再见。她说:“我叫秦暖之,你们认错人了。”南宫爵唇角微勾:“这个世界上,我谁都会认错,但是,不会认错安小暖。”

《南宫爵夏小暖小说》 第15章 你以为这样就能抵消一切了吗 免费试读

秦暖之到底是没有走成。

她记得,南宫爵说过,安小暖既然出现了,就别想走。

难道他真的要自己再死一次吗?

“楠儿,你是喜欢这里,还是喜欢瑞士?”晚上的时候,秦暖之哄着傅想楠睡觉的时候,出声问道。

禹阳的办法,不失为一种方法。

只是,那是她姐姐啊,是禹阳最爱的人,秦暖之一点也不想让南宫爵去打扰姐姐,真的不想。

“喜欢,喜欢,都喜欢。”楠儿到底还小,挥舞着小手,似乎根本就没有懂秦暖之的意思。

秦暖之微微一笑,轻点了一下楠儿的鼻尖,拉住她的小手,“睡觉觉了,乖!”

房间里,响起了摇篮曲,那种暖暖的声音,带着幸福的味道。

有了这个孩子,秦暖之是幸福的。

片刻之后,楠儿睡着了,秦暖之拿起了外套,披在身上,她敲响了傅禹阳的房门。

“有事跟我说?”傅禹阳低眉,睨着秦暖之,虽然是疑问句,但是那语气是肯定的模式。

秦暖之点头,示意他去客厅。

客厅,晕黄的灯光之下,秦暖之屈膝坐在那里,抱着双腿,视线,看着漆黑的窗外,“禹阳,我怎么想,都觉得这样不好,我不想让他去打扰姐姐。”

“她喜欢自由,喜欢大海,所以,她死后,我将她带去了大海,那个墓,是空的,是她说,想让你有个重新开始。”傅禹阳的声音,听上去好遥远,他的眼眸看向远处,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秦暖之知道,他是想起了自己的姐姐,真正的秦暖之。

她安小暖,是借用了自己姐姐的身份。

“如果我今天不这么说,你打算瞒到我什么时候?”秦暖之收回视线,有着很多的想不通,他为什么连自己也瞒着。

“你接手换心手术,楠儿早产,那个时候的你,需要静养!而且,其实说不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傅禹阳这个时候才转头看向面前的人,“安小暖,暖之帮你安排好了所有的路,而我,只想顺着她的意思,照顾你。”

他叫她安小暖。

他一直都分的清楚,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过是有着暖之心脏的安小暖,其实,跟自己并没有很大关系的人。

“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过来吗?”傅禹阳没有给安小暖说话的机会,而是自问自答道,“因为暖之走的时候说,她想让你幸福,而我知道,你的幸福,在这里,在那个叫南宫爵的男人身上。”

所以,他跟着过来了,想让她带着暖之的愿望,幸福下去。

可是,来了之后才发现,错了。

爱情的世界里,一个人再浓烈的爱,也不可能幸福,傅禹阳不想再一次看到三年前的安小暖。

于是,最后才做了这个决定。

“禹阳,我很自私是不是?你这么爱姐姐,这么想念姐姐,我去让你陪了我这么久!”安小暖埋头在双腿之间,这一刻,她不敢看傅禹阳,也不敢让傅禹阳看到自己。

因为,她欠姐姐的,欠禹阳的,太多太多!

“不,你不自私!”

这是傅禹阳给的回答。

褐眸淡淡的瞅了一眼埋着脑袋的安小暖,傅禹阳抬手,轻轻揉了一下她的发顶,“自私的是我,因为暖之的心脏在你身上,所以,我总想让你变成暖之,总想着从你身上,找着暖之的影子,可你,终究是暖之!”

就算,她现在叫着秦暖之这个名字。

就算,她留着和暖之一样的长发。

就算,她的穿着和暖之一样。

那也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她是安小暖,外在可以改变,可内在改变不了,她叫自己禹阳,却从来没有暖之唤自己的那种爱。

她总是时不时看着楠儿发呆,从楠儿的身上,看到那个男人的影子。

安小暖爱南宫爵。

安小暖就是安小暖,从来就不可能是秦暖之。

这两年,没有谁比傅禹阳看的更加的清楚,懂的更加的透彻。

“禹阳……”缓缓抬头,安小暖唤了一声,却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

随之而来的,是长久的沉默。

“南宫爵会去的,只是,你想好了吗?”想好真的用秦暖之这个身份活下去吗?

想好这一辈子都不在和南宫爵有任何纠缠了吗?

“姐夫,我能不能最后麻烦你一件事情?”安小暖抱着抱枕,抬起眸子,那一双明朗的眼眸中,带着一种坚决。

似乎这样的眼神,已经很好的回答了傅禹阳的问题,她已经想好了。

傅禹阳没有说话,只是示意她接着说。

她一般叫姐夫的时候,她所有的要求,傅禹阳都拒绝不了,不为什么,只为了责任!

“你带着楠儿先回瑞士,她不能被南宫爵知道,怀儿留下来,我带回瑞士,到时候,你想带着怀儿去哪里,我都会祝福你。”

安小暖不能冒险,楠儿现在是她的命,而她唯一能请求的只有傅禹阳。

“好,我在瑞士等你。”傅禹阳没有任何犹豫,应了下来,因为这两年,她到底有多在乎楠儿,他都看在眼底。

“姐夫,谢谢你!”安小暖看着傅禹阳回房的身影,满含歉意的开口。

深秋的夜,冷风更甚,安小暖抱着抱枕,在沙发上坐了一夜。

和安小暖一样,同样坐了一夜的还有南宫爵。

这栋别墅里,到处都是安小暖的影子,只是,没有她的气息,南宫爵手中握着一份资料,因为过度用力,纸张已经变形。

那上面,是关于安小暖的一切。

南宫爵从来不知道,安小暖有心脏病……

所以,三年前,她说要离婚,是因为她要死了吗?

所以,三年前,她才会问自己,是不是她死了,他就会记得她?

所以,三年前,那夜,他那般对她,她也好像清风吹过,不曾吭一个字吗?

“安小暖,你以为这样,就能抵消一切了吗?”这是南宫爵问的,他幽深的眸子落在了窗前的那一盆小雏菊上。

可,回答他的,只有这一室的寂静。

月光透过窗纱打进来,照耀在小雏菊上,看上去是那样的鲜活明艳,就好像南宫爵最后所看到的安小暖的那抹笑容一样。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一看就是一夜。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