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李空青叶媚免费小说 李空青叶媚在线阅读

李空青叶媚免费小说 李空青叶媚在线阅读

2020-09-16 07:11:43   编辑:书瑶
  • 天王战婿 天王战婿

    他,戎马六载,携百万热血儿郎立盖世战功,声名显赫!他,解甲归田,是最强奶爸,只为等她牵起他的手!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天王战婿》 小说介绍

他,戎马六载,携百万热血儿郎立盖世战功,声名显赫!他,解甲归田,是最强奶爸,只为等她牵起他的手!

李空青叶媚是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下面看精彩试读!他,戎马六载,携百万热血儿郎立盖世战功,声名显赫!他,解甲归田,是最强奶爸,只为等她牵起他的手!

《天王战婿》 第五章 暴君一怒 免费试读

身为典狱长,给人定罪已成为他的本能。

平时要惩罚哪个犯人,屡试不爽。

范斌看得出来,李空青能让他顶头上司打招呼,又开着悍马,身份肯定不简单。

但,那又如何?

再大能大过曾家?

杜玉昌是曾家指名道姓要整的人,绝不能让李空青带走。

至于后事,自然不劳他烦神。

咔嚓!咔嚓!

站在他身边的两名警卫,应声举枪上膛,遥指李空青。

李空青脸色微变,眼神一寒。

摇头淡淡说道:“这个国家,所有用枪指着我的头的,都死了。”

“后果,你承担不了!”

六年争战,戎马倥偬。

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为的便是让国家子民安享太平。

如今在故乡,却被人用枪指着头,这是何等讽刺!

“你以为自己什么玩意,在典狱撒野,老子还真是生平公见。”

范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狞笑叫嚣道:“还威胁老子什么后果,好大的口气!”

“意图劫狱,暴力抗法,这两条就毙你十次。”

“没点眼力劲的狗东西,拿下!”

两名警卫掏出手铐,走到李空青身边,要将他反手铐住。

李空青眼中寒芒爆闪,正准备动手之际。

嘟嘟嘟......

一辆悬挂着官方牌照的豪车,从大门急速冲入。

猛地摆尾,滑在李空青的悍马旁边。

不等停稳,车门已经打开,一名身材削瘦,轮廓如刀削斧刻的中年人,从车上急急跃下。

中年人面带焦急,身上散发着久居上位的气势,不怒自威。

看到此人,范斌浑身一震,眼里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连忙疾步迎上,脸上换着谄媚之色,嘴里喊道:“程......程郡守,什么风把您吹到一监来了。”

“您应该派人提前通知一声,我好安排接待啊。”

中年人,正是宁安老大,郡守程明杰。

以前开会,他有幸见过一次。

但程明杰向来出行,都是左呼右拥,这一次独自一人来典狱,让他心里不禁泛起嘀咕。

“你在教我做事?”程明杰冷眼扫过持枪警卫,一句话便让范斌浑身发颤。

在宁安,这位就是天。

天要是发火,他就死无葬身之地。

好在程明杰并未深究,而是走到李空青面前。

低头弯腰,单膝跪地,表情恭敬,语气惶恐说道:“属下刚得知君上大驾宁安,护驾来迟,罪该万死!”

“请君上责罚!”

君上?

这一幕,看的范斌差点把眼珠蹦出来,表情彻底凝固。

这可是宁安老大,郡守程大人!

竟然给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年青人下跪,还高呼君上。

整个大夏官方,何时有这种古怪官职?

他私底下研究过不少官方的门道,闻所未闻。

这......难道程郡守被人骗了?

“程郡......郡守,您是不是认错人了?这小子私闯典狱,还要强行带走服刑犯人,我正准备让人拿下!”范斌先入为主,小心翼翼提醒着程明杰。

啪!

话音刚落,程明杰直接起身,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范斌脸上。

表情狰狞凶厉,像要吃人。

“你个有眼无珠的狗东西,敢诬陷镇西军暴君战神李空青大人,你有几个脑袋!”接着一脚把范斌蹬倒在地,暴喝道。

轰!

刹那间,范斌脸色煞白,如见鬼一般。

全身大汗淋漓,瞬间湿透。

就连两个持枪警卫,也一脸惊骇,卟通一声跪倒在地,高呼:“君上恕罪!”

镇西军、暴君战神。

这两个响当当的名头,简直如晴天霹雳,炸的范斌脑袋金星直冒,手脚发软。

世人谁不知道,镇西军乃是国之神器。

而暴君战神李空青,更是让整个世界发抖的存在。

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为何程明杰要下跪的原因。

不是误会,更不是被骗。

而是见到了更高的天!

而他,一个蝼蚁般的东西,竟敢栽赃构谄,让人拘拿李空青。

死罪!

范斌脸庞变形,翻身跪倒在地,磕头如小鸡啄米,涕泪横流:“君......君上,小的该死,小的是有眼无珠的蠢货。”

“我...立刻让人把杜玉昌带出来...”

此时此刻,范斌没有半点勇气为自己开脱。

心里不断祈祷,李空青这种通天大人物,不跟他一般见识。

希望将功补过,换条活路。

“蝉衣多事!”李空青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他有气憋在心里,杜若溪之事已经让他十分烦躁,若不是蝉衣通知了程明杰赶到,此刻范斌就是个死人。

这口气没出,如何畅快?

很快,杜玉昌躺在担架上,被警卫抬了出来。

看着被打昏迷,浑身缠着绷带,不成.人形的杜玉昌,程明杰脸色疾变,背脊生寒。

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是…是在狱中被牢头打的......”范斌声音颤抖,几乎趴在地上。

他怎敢说实话,要是让李空青知道原委,他必死无疑。

可惜,身经百战,与死神笑谈的李空青什么没见过,动念之间便把范斌一举一动看透。

目光落在伤痕累累的杜玉昌身上,冷声问道:“指使你的人,是谁?”

他来典狱,蝉衣势必跟官方打过招呼。

如此前提下,区区一个典狱长,却横加阻拦,甚至不惜栽赃嫁祸,构谄罪名。

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出来的。

范斌背后必然有靠山。

李空青可以断定,那人必是构谄杜玉昌入狱的罪魁祸首。

“我......”范斌闻言,瘫倒在地,面色惨白如土,眼神惊恐至极。

舌头打结,想狡辩却再无半点勇气,用尽全身力气说道:“是...是曾家二少...曾天豪...”

托出曾家,是祈求李空青看在地头蛇的面子上,放他一码。

“曾家,本想留你们多活半月,你们却自寻死路!”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