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顾九秦峥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顾九秦峥无弹窗

顾九秦峥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顾九秦峥无弹窗

2020-11-24 16:12:15   编辑:听白
  • 顾九秦峥小说 顾九秦峥小说

    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才发现,哪有什么心头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重生之后,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收拾蛀虫龌龊,以及,跟夫君和离。前两条她都如愿以偿,唯...

    苏行歌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顾九秦峥小说》 小说介绍

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才发现,哪有什么心头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重生之后,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收拾蛀虫龌龊,以及,跟夫君和离。前两条她都如愿以偿,唯有第三条——秦峥:风太大,你且再说一遍。顾九看着他手指寸寸拂过兵刃,十分没出息的改口:我方才说,今晚月色真好。成亲之初:秦峥:和离,本世子求之不得。一年之后:秦峥:真香。

顾九秦峥是著名作者苏行歌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才发现,哪有什么心头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重生之后,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收拾蛀虫龌龊,以及,跟夫君和离。前两条她都如愿以偿,唯有第三条——秦峥:风太大,你且再说一遍。顾九看着他手指寸寸拂过兵刃,十分没出息的改口:我方才说,今晚月色真好。成亲之初:秦峥:和离,本世子求之不得。一年之后:秦峥:真香。

《顾九秦峥小说》 第19章 巧遇世子大人 免费试读

闻言,那老道士先叫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你们官府怎么胡乱栽赃?我杀谁了!”

“老头儿,你到现在还敢装糊涂?没事儿,到了府衙,自有办法让你招认,带走!”

顾九被杀人犯这三个字吓到,刚想说什么,府衙的人已然强行拽着老道士往前面走去。

老道士满脸茫然,却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大变,奈何他挣脱不得,只能拼命回头看向顾九道:“姑娘,我还欠你一卦呢,你明儿去土地庙找我,我给你算卦……”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衙役强行将头扭了过去,一面沉声道:“到现在你还想骗人?糟老头子,给我堵了他的嘴!”

这老道士是个跛脚,年纪又大,哪里挣脱得过一群年轻力壮的衙役,只是他还不死心,大力气的试图回头喊:“小丫头,老朽真不是杀人犯,你别信,明日土地……”

后面的话,已然被一块布给堵在了嘴里。

这一变故,让顾九整个人都有些呆愣,她试图想要上前说什么,然而还没等上前,就已经被奶嬷嬷给拉住了衣服。

“小姐,咱们快走吧,这就是个疯癫老头,怪可怕的!您瞧,孙小姐都被吓到了。”

奶嬷嬷的话,让顾九回过神儿来,再看顾念蓝被吓到的模样,连忙抱住了她,放柔了声音哄道:“蓝儿别怕,小姑姑带你回家。”

顾念蓝身体弱,上了马车后,便乖巧的依偎在顾九的怀中睡着了。

马车辚辚而行,顾九搂着熟睡的小侄女儿,到底觉得心中不安,轻声吩咐道:“改道,去安和堂。”

那古怪老道士的话言犹在耳,还有在孙伯殷内室里的味道,总让她觉得不踏实。

安和堂离此不远,过了朱雀大街后,再穿四五条街就到了。

临近晌午时分,街道上行人往来匆匆,因安和堂门前马车停泊不便,顾九便让奶嬷嬷在马车上看着顾念蓝,自己拿了药包下了车。

谁知她才下了马车,就听得一阵喧嚣,旋即见一行人打马自远处行来,所过之处,行人纷纷避让。

为首之人一身黑色玄裳,眉眼冷冽。

是秦峥。

顾九脚步一顿,无意识的抿紧了唇,身体已经先做出了反应,避在了马车一侧。

秦峥的目光自她身上掠过,旋即便收回了目光,只当未曾看到一般,自她身边经过。

见他忽略了自己,顾九不由得松了口气,抓着药包的手指才松了松,可很快又听到清晰的马声嘶鸣。

竟是秦峥又拐了回来。

顾九瞬间回头,却见男人端坐马上,手勒缰绳,眸光如电的盯着自己。

下一刻,就见他径自跳下了马,稳稳当当的站在自己面前,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腕,放到了自己的鼻端。

这样大庭广众下的亲密,让顾九猝不及防,被他强制性拉近之时,她更是清晰的闻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儿。

铁锈血腥混合着他身上的檀香,竟诡异的融合在一起,也让顾九的心头狂跳。

“你……”

然而还不等她话说完,就见男人已然松开了她的手,沉声问道:“你去了哪里?”

男人的目光带着审视,让顾九片刻的意乱神迷骤然灰飞烟灭,待对上他冷淡的神情,又觉得一盆冰水泼下。

她如梦方醒似的后退了一步,克制着自己的狼狈,咬唇反问道:“我去了哪里,需要跟您汇报么世子?”

秦峥没有说话,但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相处五年,她对他的情绪可谓是了如指掌,更清楚地知道,他现在在生气。

且还是在生自己的气。

可方才当街轻薄自己的是他,现站在一边看热闹的人也是他属下。

她刚遇上无理的世子大人,现在又当街被下了颜面。该觉得愤怒生气的是自己这个小姑娘才对吧,他怎么还突然愠怒了?

被顾九噎了一噎,秦峥眯眼看她,才发现小姑娘的眼底都带了泪,眼尾泛红,瞧着分外委屈。

秦峥意识到自己方才有些凶了,然而她身上的味道,由不得他大意,冷声道:“我还有要事去做,你且告诉我,今日去了什么地方?”

曼陀花混合成的药膏,那是下三滥的地方才有的味道。

这口气,怎么听都像是审犯人的语气。

还有他下属们满是好奇与八卦的眼神,更让顾九十分不自在,她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的目光道:“我又不是犯人,便有火气,您冲旁人发去。”

小姑娘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赌气,秦峥拧眉,刚想说什么,却听得身后小女童软软的声音传来:“小姑父。”

五六岁的小女娃,声音软糯,行礼的时候动作不大标准,一双圆润的猫眼里满是笑意。

大抵是因着昨日秦峥陪她玩的开心,所以这位小姑父在她心里的地位直线上升,此刻非但不怕他,反而还在行了礼后,直接便抓住了他的手。

秦峥的脸色,瞬间便缓和了下来。

他伸出手来摸了摸顾念蓝的头,格外温和的应了一声。

顾九先前还有几分气,可待得看到顾念蓝后,到底是顾忌着小孩子在场,将顾念蓝揽在了自己的身边,放柔了声音道:“蓝儿怎么下来了?”

先前她下马车的时候,顾念蓝还睡着呢。

身后跟着的奶嬷嬷倒是对秦峥十分惧怕,脸都白了,听得顾九的话,亏得她还能保有最后的神智,颤声回道:“孙小姐睡醒了,要找您呢。”

而顾念蓝这厢已经开始跟秦峥分享自己今日的历程了:“小姑姑带蓝儿去看病了,那个老爷爷好凶哦。”

顾九:……

自家小姑娘已经先把她给卖了,亏得她还跟秦峥赌了一口气呢。

秦峥这才注意到了她手中拎着的药材,伸了过去手:“拿来。”

男人的神情带着威压,顾九倒是想不给,然而行动已然先于脑子,将手中的药包递了过去。

似乎觉得这动作十分没面子,顾九又咬唇道:“坊间传闻那大夫是个有本事的,我带蓝儿过去看看。”

秦峥并未打开,只是拧眉道:“先别吃。”

他的模样太过严肃,顾九心中莫名觉得不安,试探着问道:“可是药有问题?我先前也打算去药店请人查验成分的。”

对于她的话,秦峥不置可否,随手将药包挂在马背的包内,一面点头应了,想了想,又嘱咐了一句:“我还有事,等我回家再说。”

顾九还想再说什么,听得这话,也只得点头应道:“好。”

秦峥的确赶时间,嘱咐完她,翻身上马便带着人走了。

待得他走了之后,身后的奶嬷嬷有些迟疑的问道:“小姐,药被姑爷拿走了,咱们现在怎么办?”

顾九斟酌了一番,想了想道:“你先带孙小姐回府,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秦峥方才的态度不对劲儿,那个孙神医……难不成有猫腻?

她越想,心中的怀疑就越大,心底跟有只小猫爪挠似的。

这关系到念蓝的性命,她好容易有了希望,不想这么被打破。

可看秦峥忙碌的架势,可能一时半会回不来。

念蓝的事情耽误不得。她不想坐以待毙,想要回去再暗中观察一番,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端倪。

等她打发嬷嬷二人回去,悄悄溜到孙家时,发现大门被上了锁,斑驳的木门紧闭着,从外看不到里面分毫。

顾九心里的不安更加难以掩盖,出巷子口时突然想起那个被抓的老道士,也许从他那里会有什么线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