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沈明润顾玄嘉小说章节目录 沈明润顾玄嘉免费阅读第七章

沈明润顾玄嘉小说章节目录 沈明润顾玄嘉免费阅读第七章

2020-11-24 16:16:08   编辑:念芹
  •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

    鹿西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小说介绍

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娘涉嫌一桩案子,还请跟我走一遭。”“什……什么案子,我没杀人放火啊?”沈明润吓得一抖。顾玄嘉冷声道:“撩了不负责,不履行婚约,按照例律,得罚你囚禁终身。”“什么?等等……你这哪儿的例律?”沈明润突然警觉。顾玄嘉忍不住笑道:“自然,是我顾府的。”

沈明润顾玄嘉是著名作者鹿西河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娘涉嫌一桩案子,还请跟我走一遭。”“什……什么案子,我没杀人放火啊?”沈明润吓得一抖。顾玄嘉冷声道:“撩了不负责,不履行婚约,按照例律,得罚你囚禁终身。”“什么?等等……你这哪儿的例律?”沈明润突然警觉。顾玄嘉忍不住笑道:“自然,是我顾府的。”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第七章 免费试读

沈明润从马车里出来,顾玄嘉也翻身下了马,把缰绳扔给了随从严筹,然后大步走了过来。

“沈姑娘,西山寺已到,请吧。”

沈明润往向寺门,不愧是京城的佛门圣地,看起来就比别处气派不少。现在还是上午,已经有不少人进进出出了。

沈明润朝顾玄嘉点了点头,顾玄嘉先行一步,沈明润跟在后面。

既然来了此处,不免要拜一拜,进了寺庙,沈明润朝顾玄嘉微微一笑道:“顾大人,我头一次见到京城的寺庙,想拜一拜佛,顾大人若是觉得无趣,可以找处地方歇一歇。”

顾玄嘉站在人群中间,一身玄色锦衣,长身玉立,惹得不少人看向他。他看着沈明润眼里期待的神色,扬了扬眉道:“无妨,这里人多嘈杂,我跟在沈姑娘近旁就是。”

沈明润点点头,又抬头朝他感激一笑:“既然如此,那就多谢顾大人了。”

如此,沈明润便进了第一进的天王殿,依次拜了四大金刚。跪倒蒲团上,双手合十,叩拜三次,默默祷告,口中默念,然后再起身,每个佛像前都是如此。

不仅是正面的殿堂,连两旁的文殊济公一类都不放过。如此这般,直到第三进的大雄宝殿时,跟在后面的严筹就有些受不了了,悄悄地顾玄嘉说道:“大人,照沈姑娘这拜法,咱们得等到什么时辰啊?”

顾玄嘉脸上倒是没什么不耐的神情,一双眼睛云淡风轻地看了一眼不远处高大佛像下跪拜的身影,眉毛几不可查地微微挑了一下。

“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就等得不耐烦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严筹愣是打了个寒噤。他挠挠头,嘿嘿笑道:“大人,卑职不敢。”

好在沈明润拜完第四进就停下了,虽然说慢悠悠地拜佛,可是拜了这么多下来,膝盖有点受不了。

况且她方才悄悄看了顾玄嘉一眼,这人定力真是不错,一点不耐都没有,她顿时也没了心思。

在红羽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沈明润走到顾玄嘉面前,略微不好意思地笑道:“拜佛拜得有点久了,顾大人见谅。”

沈明润今天穿了一身淡青色的衣裙,本是素淡之极。可是方才一番跪拜,有些气喘,面色泛红,一张小脸上平添了几分艳色。

顾玄嘉唇角微抬:“无妨,既然拜完了,那就去见见主持吧。”

沈明润点了点头,跟在顾玄嘉后面,往方丈院的地方过去了。方丈院在大雄宝殿的西侧,周围种植了青翠的竹子,很有些清幽的意味。

跟着顾玄嘉进了方丈院,房门紧闭着,顾玄嘉上前,抬手在门上敲了敲:“智空大师,晚辈行岚。”

不一会儿,沈明润听见里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吱呀一声,木制的房门被打开。里面站着一个年过半百,身穿红色袈裟,慈眉善目,须发皆白的和尚。正是智空了。

“原来是顾施主。”智空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而后又指向沈明润,老迈的脸上有几分愣怔,“这位是……”

“智空大师,还请借一步说话。”顾玄嘉说道。

智空回过神来,凛了凛心神,侧过一步,示意道:“请。”

坐定之后,智空又端详了一下沈明润,目光转向顾玄嘉:“贫僧虽久居西郊,但对洛京发生的事也有所耳闻。这位,想必是沈家姑娘吧?”

“信女沈明润,拜见智空大师。”沈明润双手合十,颔首道。

智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口中低沉地呢喃了一声:“阿弥陀佛。”

“信女此次前来,是为姑母,已故的湘贵妃祈福,想在贵寺住下一段时间,不知可否打搅?”

智空点了点头,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自然不会,贫僧会着人为沈施主安排住所。”

又略聊了一些事宜,智空唤来一个小沙弥,名唤静如,带着沈明润去住的地方。沈明润起身,却见顾玄嘉并无动作,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顾玄嘉道:“我还有事情要同大师谈,你先过去吧。”

沈明润点了点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明润走后,顾玄嘉将房门紧闭,然后才坐回原处,面色严肃地朝智空大师道:“请问方丈,进来寺里可有异动。”

智空见他神色严峻,心中也不由得跟着一肃,摇了摇头:“并无异动,顾施主这是何意?”

顾玄嘉略皱了一下眉:“不瞒方丈,皇上现在皇位未稳,想要请得江南沈家回京辅佐,但是湘贵妃一直是横亘在皇家和沈家之间的疙瘩。进来坊间又有些不利的传闻……”

说到此,顾玄嘉有些迟疑。

智空道:“但说无妨。”

顾玄嘉敛眉道:“坊间有传,当年随着湘贵妃下葬西山寺的,还有一封□□的传位圣旨。”

智空一惊,随即又有些哑然:“阿弥陀佛,这真是空口无凭,当年贵妃娘娘下葬,是贫僧亲眼所见,亲自超度的,何来什么传位圣旨。”

他转动着手里的念珠,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顾玄嘉看着智空的神色,又道:“方丈是亲眼所见的,自然不会相信这些谣言,但是难保有心人不会懂什么心思。贵妃冢在贵寺,万一有人对其不利,我等自当竭力以待。何况,沈家姑娘因为皇上的赐婚回京,若是这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对皇家,对沈家,都不是什么好结果。”

智空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怅然:“有因必有果,当年种的因,现在要结出果来了。”

“话虽如此,”顾玄嘉眉目冷然,“如今皇上刚登大宝,天下需要一个安定的盛世,为了苍生百姓,这个果,也不能任由它生长。”

智空一顿,过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顾施主想要贫僧如何做呢?”

顾玄嘉道:“我知道方丈悲悯,想必不会看着贵妃冢遭殃。我会安排大理寺的人暗中进入西山寺,保护贵妃冢的安全。”

“如此,敝寺自当竭力配合。”

“多谢方丈。”

沈明润带着三个丫鬟,跟着静如来到了一处清净的后院。此处靠近药师殿,离方丈院也不远。

静如年纪尚小,看着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喋喋不休地道:“沈施主,这处院子叫伽蓝院,平时都是安排贵客住的地方……”说了一半,静如蓦地觉得不妥,一拍光溜溜的脑袋,“啊不对,沈施主您就是贵客,我还没见过您这么好看的贵客呢?”

沈明润和红羽都被逗得忍俊不禁。

“沈施主您从江南来的吧?”

“哦?你如何得知?”沈明润问道。

静如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道:“您不是和大理寺的顾大人一起来的么,京城谁不知道顾大人要和沈家姑娘结亲了,所以我就猜是您。而且再说了,京城姑娘彪悍的多,哪有您这么文静的。”

沈明润唇角微勾:“这又怎么说?”

静如朝外头看了看,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道:“上回啊,康平郡主来寺里上香,那排场,就差没把所有香客都清场出去了,而且昂着头,一直拿鼻孔看人,凶死了。”

沈明润和红羽对视了一眼,这康平郡主,她们方才才会过呢。

红羽扑哧一声笑道:“你这小和尚,不好好修行,这些事情倒知道不少。”

静如连忙收了声,想了想又朝沈明润和红羽道:“两位施主活菩萨,贫僧瞧着两位姐姐面善,一时嘴上没个把门,两位姐姐可千万别说出去。”

沈明润觉得这小和尚的反应有点有趣,笑着道:“放心吧,我们自然不会说出去的。”

简单地安置过后,沈明润朝静如道:“小师傅可否带我去贵妃墓冢拜见一下。”

“这是当然,沈施主请跟我来。”

湘贵妃的墓冢在整个寺院的最后面,墓冢是圆形的,前面立了字碑。上面篆刻着湘贵妃之墓几个字。

周围看得出来经常打扫,一丝杂草也无。

墓身是用洁白的大理石做成的,周围雕了八座石兽,镇压此处。沈明润凑近来仔细辨认,认出这是上古凶兽夔兽来。

此处离寺庙稍有一些距离,旁边还建着一座不大不小的木屋。

“静如小师傅,旁边那座房子是什么?”沈明润指了指那座房子,问道。

静如道:“那是小祠堂,听师傅说,以前先帝在时,经常来此处抄经为贵妃祈祷。”

沈明润愣了一下,口中呢喃地道:“先帝常来诵经祈福?”

静如点头道:“是啊,先帝和湘贵妃的感情真是时间难得啊,可惜湘贵妃早逝,让人唏嘘。”

回到房里,红羽见沈明润眉头皱着,不由担忧地问道:“姑娘可是因为方才静如小师傅的话感到烦心?”

沈明润揉揉眉心,有些不解地说道:“听祖父和父亲所言,姑母在宫中过的并不如意,和皇上的关系也没有那么融洽。而从静如话里来看,先帝倒是很怀念姑母。”

红羽叹了一口气:“世人都觉得贵妃荣宠一世,去后帝王还在在偌大的西山寺专门建一座墓,常得君心,又怎么会知道贵妃在深宫中的不如意呢。”

沈明润听着红羽的话,外面竹影晃动,清凉自在,也不由得安下心神。

“也许是我多想了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