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乡村阅读网 > 资讯 > 沈明润顾玄嘉免费阅读第三章 沈明润顾玄嘉大结局

沈明润顾玄嘉免费阅读第三章 沈明润顾玄嘉大结局

2020-11-24 16:18:15   编辑:尔珍
  •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

    鹿西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资讯
    小说详情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小说介绍

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娘涉嫌一桩案子,还请跟我走一遭。”“什……什么案子,我没杀人放火啊?”沈明润吓得一抖。顾玄嘉冷声道:“撩了不负责,不履行婚约,按照例律,得罚你囚禁终身。”“什么?等等……你这哪儿的例律?”沈明润突然警觉。顾玄嘉忍不住笑道:“自然,是我顾府的。”

沈明润顾玄嘉是作者鹿西河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鹿西河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当今圣上想撮合沈明润和顾玄嘉沈明润花容失色:夭寿啦!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她就倒霉的就碰上大理寺抓人,差点被他当成犯人抓起来。沈明润捂紧小心脏:惹不起躲得起不料才打好包裹,那位冷面少卿就堵到了面前!“沈姑娘涉嫌一桩案子,还请跟我走一遭。”“什……什么案子,我没杀人放火啊?”沈明润吓得一抖。顾玄嘉冷声道:“撩了不负责,不履行婚约,按照例律,得罚你囚禁终身。”“什么?等等……你这哪儿的例律?”沈明润突然警觉。顾玄嘉忍不住笑道:“自然,是我顾府的。”

《大理寺少卿的追妻》 第三章 免费试读

沈明润跟着沈明章回了沈宅。

沈明章一人在洛京为官,虽然李家外祖母极力想让沈明章住过去,可是他好不容易从家里出来,正是不想要人管束的性子,索性自己在离大理寺两条街远的西柳胡同买了个三进的小宅院。

平日里,沈明章的起居活动基本上都在前两进,听说沈明润要来,正好把第三进好好收拾了一番。

将沈明润的卧房安排在正房里,红羽和阿善阿福安排在耳房中,也算得宜。

沈明章官职只是个翰林院编修,轮不到他上朝,得知家妹来了,就向翰林院告了一天的假。翰林院近来算是清闲,也就允了他的假。

这时候离晌午还有一段时间,沈明润一路风尘仆仆,终于到了地方,想要先洗漱一番。

沈明章命下人去烧水,又着管家带人将沈明润的东西整理好。

一路疲乏,沈明润除了衣物,沉到浴桶里。周身被热水包裹着,安逸无比,满足地发出一声喟叹。

红羽在旁边帮沈明润濯发,手里清洗着锦缎一般光滑柔亮的黑发。沈明润继承了母亲李氏的容貌,且出落得更加明丽。一身白皙的肌肤在水汽蒸腾下透着淡淡的粉,骨肉均匀,肌肤光滑幼嫩,吹弹可破。清水洗过一张芙蓉面,眉如翠羽,鼻若琼瑶,一双桃花瓣似的美目,晴若秋波,水光潋滟。

好在红羽日常相对,不至于呆了去。

洗漱好了,换好衣服,红羽却拿来一个物件,神色有些凝重的样子。

“小娘子,你瞧这个。”

“咦?” 沈明润拿过香囊看了看,藕粉色的绸缎,上面绣着几朵莲花,是女子用的。锻面摸起来光滑柔软,布料上乘,必然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娘子用得起的。放到鼻端轻嗅,味道清香,沁人心脾。然而这却不是她的东西。

“这是哪里来的?”

“方才奴婢整理小娘子换下来的衣物时发现的。”红羽道。

沈明润脑海里立刻联想到早上在酒楼发生的事情,蹙了蹙眉头。

红羽也反应了过来:“小娘子,这莫不是那罗九娘趁扑倒的时候塞在您身上的?”

沈明润也想到了这里,如此,也就怪不得那阿大一上来就冲她过来了,想必是这香囊的缘故。

“要是这样,那罗九娘安的也不是什么好心,要不是您的身份在,岂不是要被大理寺抓走了。”红羽有些愤然。

沈明润凝眉,想必是让她去做大理寺的靶子,好拖延时间吧。刚到洛京就发生这样的事,沈明润不禁觉得有些晦气,可是又觉得遗漏了什么东西。红羽这么说的确有道理,只不过,那罗九娘既然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从二楼逃走,何必多此一举呢?

想不明白其中关节,沈明润琢磨着,朝红羽问道:“阿兄现在在做什么?”

红羽答道:“方才听管家说,郎君安排好府里的事情,又回了翰林院了。”

沈明润点了点头,想必阿兄是告了假去接的她,现在又回去当差了。她将香囊递给红羽,吩咐道:“好生收着,待阿兄从翰林院回来,我再拿去问问他。”

“是。”

————

这边顾玄嘉带了人回到大理寺,当即审了杜十方。

这杜十方原是一个商人,生意不大不小,但是和达官贵人交往颇多,也算是小有名气。由于与达官贵人交缠太多,而且在好几桩来龙不明的案子里都有牵涉,早早地上了大理寺的黑名单,成了重点关注对象。这一番,终于露出了马脚,让大理寺的抓人出师有名。

这一次,是因为西北一桩军需的案子,查出有一批物资以次充好,来源就是这杜姓的商人。幸亏发现的及时,不然真等到了打仗的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跪在堂下的杜十方却毫无悔意,神色如常,仿佛来大理寺不过是串门子的。

严筹看着这厮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就牙痒痒,小声地跟旁边面无表情的陈通说道:“这厮耍着咱们玩儿呢?”

陈通撇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顾玄嘉修长的手指从卷宗上划过,目光凉凉地投向跪着腰杆挺直的杜十方。

“杜十方,在军资里以次充好可是大罪,你可想清楚了。”

杜十方老道地笑了笑:“大人,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当时并不知道是以次充好,只是人家就给了那么多的钱,我是个做生意的,做不出来收了人家五分钱,却拿出八分货物的事情来,大人以为呢?”

顾玄嘉扯了扯唇,竟然点了点头。

“的确,一分钱一分货,杜老板做的的确找不出差错。”

杜十方得意地笑了笑。

“只不过,”顾玄嘉话锋一转,眼神变得锐利起来,“若是杜老板知道这是一桩以次充好的买卖,还跟着参与呢?”

杜十方闻言,脸色微变。

“糊弄国家军资可是重罪,本官再问一遍,你还有什么想交代的。”顾玄嘉冰冷的话语掷地有声。

杜十方眼神闪躲了一下:“大人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我事先知情?”

“带库部主事韩复。”顾玄嘉冷冷地道。

听到韩复这个名字,杜十方顿时两眼冒出火光。

韩复穿着皱巴巴的官服,显然是从牢狱里刚被提上来,顾玄嘉向他问道:“旁边这人,你可认识?”

韩复看了他一眼就招了:“回少卿大人,认得的,这人就是我先前说的那无良商人杜十方,军资以次充好的主意就是他出的。”

杜十方怒不可遏:“韩复,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韩复嗤笑了一声,要不是杜十方,他还不至于丢官,弄到现在连性命保不保都难说的地步。

他理了理袖子,冷哼道:“杜十方,到这个时候,你可不要不认账,难道不是你授意你那小妾同我说这件事的?”

“什么?”杜十方一愣,“我什么时候……”

韩复接着道:“你让那罗九娘给我送了消息,说用一半的钱就能拿下来这批军资,现在想抵赖?”

“胡说八道,难道不是你伙同那臭婆娘给我做了个局?”

杜十方和韩复互相指责个没停,倒让旁观者听出些不对劲来。严筹捣了捣陈通的胳膊:“诶?这两人,不会被个女人骗了吧?”

陈通居然罕见点了点头。

“啧啧,一个丢了官,一个被带了绿帽子。”

顾玄嘉制止了两个人的争吵,冷冷地掀唇道:“韩复,你将事情经过仔细道来。”

韩复也觉得这样公堂之上泼妇骂街一般的架势实在有辱斯文,抖了抖袖子,开始慢慢说道。说起这事情,他还真是一点不冤屈。韩复为人没有什么大毛病,只一桩,有点赌瘾,前段时间进赌场,输了底朝天。他本来没往军资上想,可是后来罗九娘捎带了扣除军饷的意思,他被说的有点动心了,一时没管住自己,又想着现在边关战事短时间也打不起来,所以扣下来一部分,和杜十方平分了。

他自以为做的隐蔽,没想到这事情还是被翻了出来,造成了今天这局面。

末了韩复挺直身子,两手交握道:“我自知有罪,要杀要罚,全凭大人处置。”

顾玄嘉冷哼了一声:“韩大人倒是有骨气。”

说完,他又转向杜十方,问道:“那均摊的饷银现在何处?”

杜十方自感十分冤屈,苦着脸道:“不瞒大人,我从来没有和韩复均摊银子啊。杜某虽然不敢自称富甲一方,但还是有些钱财的。不说我不敢贪图国家的军饷,就是这银子的数目大小,也不值得杜某以身犯险呐。”

顾玄嘉淡漠地盯着他:“这么说来,你清清白白一点错处也没有了?”

杜十方阿臾笑道:“那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杜某的确感觉这里有猫腻,没有及时向官府举报,是杜某疏忽了。”

顾玄嘉不与这商人扯皮,转而说起另外一个人:“杜十方,那罗九娘究竟是什么人,与你是什么关系?”

杜十方不敢隐瞒,老老实实将事情交代了一遍。

这罗九娘就是他在路上遇到的一个相好,连个实际的名分都没有。一时色迷心窍,没想到给自己惹了一桩***烦。

完了,杜十方觉得自己事情都交代完了,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又听得顾玄嘉问道:“杜十方,还有一件事,本官有些好奇。”

杜十方看着顾玄嘉似笑非笑的神色,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忐忑地道:“大人……请问?”

顾玄嘉盯着他明显有些紧张的神色问道:“按照你以前的行事,从事情败露到现在,已有几天的时日,你倒是不想着逃跑,反而逗留洛京。”

杜十方面色一僵,讪讪笑道:“这不是,大理寺动作太快,杜某没走得了吗。”

顾玄嘉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朝严筹道:“行了,今天就到这里,押下去吧。”

严筹领命,着人将杜十方和韩复压了下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